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臨正】狂信(上篇)

 

 

  自那之後是為結束。

  黃巾賊與藍色平方,獨色幫張狂的時代結束。

  身為一方首領的少年結局是,獨自一人在純白的病院內看成為犧牲品的少女。

 

 

  插著呼吸器,雙腳打著石膏;實際上紀田正臣並沒有看見少女受傷的模樣。

  可是因自己而起的,無論如何這個事實都不會改變,救了少女的人卻不是自己。

  依然陷入昏迷的少女靜靜的躺在自己眼前,事實就是什麼都不會改變。

  然後,正臣聽見了輕巧的腳步聲──

 

  「聽說沒有死,真是萬幸呢。」

 

  掀開病床旁的簾子,始終沒有在最關鍵的事件裡助他一把的情報販子一臉輕鬆的走來。

  為什麼、為什麼那個時候你不接電話?光是見到男人一派輕鬆的面孔,褐髮少年的心中就感到一陣憤怒。

  倘若那時候你明指我該怎麼做的話,沙樹就不會……心中想一味地將責任歸咎於男人身上卻未果,原來不論情感還是理智都還是清楚的告訴自己沙樹會變成這樣不全然是折原臨也的錯。

  是自己太懦弱太膽小,一直都是。

 

  「光是沒有感情用事地朝我揍來,這點就很值得讚賞了。」

 

  原本因苛責自己而忽略外在嘈雜的耳朵精確地捕捉到了這句話。

  很明顯,折原臨也分明就是帶著嘲弄與惡意,以語句戲弄著自己。

  ──因為你根本就沒有那個資格感情用事,紀田正臣。

  以此語句崩毀了正臣的意志,不弱的拳頭朝對方面門直擊而去,然而能與池袋最兇打平的情報販子自然不會乖乖的讓一個小鬼揍,一個閃身反轉拉扯,黃巾賊的首領便踉蹌在地。

 

  「正確,你剛才應該朝我攻擊,因為我很明顯是懷著惡意在嘲弄你;意識不明嗎?能醒來的話就好了呢,還是說不要醒來對你而言比較好?」

  「……什麼意思?」

  「啊哈哈,你明明知道的。」

 

  因為自己以及組織而讓女孩受創,因為自己的膽小而沒能阻止一切發生。

  很明顯的,全部的全部的全部都是因為自己,因為紀田正臣這個人。

  正臣知道自己無法自折原臨也的話術中逃脫,並非因為那人的歪理聽起來令人無法辯駁;相反的,他知道臨也那些歪七扭八的理論都確實擊中了自己內心最脆弱的地方。

  果然,一開始就該對這男人保持距離。

  可折原臨也就真的像名明知不能信仰卻還是受不了誘惑而令人崇敬的神明。

  有的時候,錯誤的狂熱信仰會連自己的理智也一併淹沒。

 

  「……而她會成為你的過去、你的神;不過這樣也好,反正你喜歡她吧?」

 

  發表完所有長篇大論,眼見無趣的折原臨也走出病房。

  ──其實他還在等待紀田正臣接下來的反應。

  如果沒錯的話,他應該會……

 

  「等一下!」

 

  繫著黃領巾的少年自病房中追了出來,而背對著少年的折原臨也確信了一件事。

  他贏了,而這腦袋不差的少年給他的反應與其他人無異。在少年看不見的角度露出了然於心的微笑,轉過身來卻換上面無表情的臉孔。

  稱為面無表情甚至還太客氣了些,那張臉該說是不耐煩比較妥當。

 

  「還有事?」

  「……臨也先生說錯了一件事情。」

  「嗯?」

  「沙樹她……只是我過去的女朋友,不是神。」

 

  像是下定決心一般,少年握緊拳頭,再次昂首直盯情報販子暗褐色的瞳孔時已無迷惘。

  ──那女孩對自己而言不是神,他的神在這裡、在眼前。

  正臣知道,還有個冷眼旁觀的自己說這種不經大腦思考的行為很蠢;宛如飛蛾撲火,這樣奮不顧身的掉入情報販子設計好的營火裡只會讓他越燒越旺,而折原臨也絕不會看這顆火種一眼。

  他清楚折原臨也接下來的一切反應,可他掙脫不了、也不想掙脫。

 

  「那麼,能夠束縛你的『神』又在哪裡呢,你眼前嗎?」

 

  作出被正臣言語給打動的表情,實際上臨也清楚少年接下來的所有反應──就像自己算計好的一樣──刻意再次走入治療少女的病房內,對著惴惴不安卻還是跟過來的少年輕聲道。

  對於故意用自戀語調──搞不好臨也真的是個自戀狂也不一定──誇張手勢按著自己胸膛的情報販子,年輕的黃巾賊首領則是猶豫著該不該點頭。

  他從未如此在乎過一個男人,恐懼卻又尊敬,憤怒又感到仰慕;或許這超越了自己想把三島沙樹從折原臨也手中救出來的、那樣無知輕狂的責任感。

  他猶豫著該不該親自伸手,將這份羈絆鎖得更為牢靠。

  ──最終,少年點了頭。

 

 

  「嗯、嗯……臨也、先生……」

  「乖孩子,小聲點別叫出來囉。」

 

  他們不知道這種荒唐事究竟是怎麼開始的……噢,不對,也許臨也知道。

  在沙樹的旁邊、在醫院內,對其他陌生人僅僅隔著一面薄薄的布簾,然而他們卻在做這種事情。

  是誰先伸出手提出邀請的已然不重要,畢竟少年沒有笨到不清楚,這場性交也不過是折原臨也想看看他的反應而已。

  也許最初對折原臨也有所戒備的時候會想到該拒絕。

  但當自己先前因勝利而奮不顧身借助這名情報販子的力量時,他發現自己竟然抽不了身。

  很清楚卻抽不了身,就跟現在在病床上的沙樹一樣。

  明明知道狂信這名情報販子是不可取的缺點,卻抑制不住。

 

  而今,他甚至信任折原臨也於自己薄胸前遊走的那雙手,相信那張不曾吻過他身軀任何一處的那張唇、信賴對方直盯著自己所有反應的那雙眼。

  他明明知道接下來也不過就是被那男人好奇的試探一次,見過一次反應後就如舊玩具一樣丟棄。

  可那又如何?即便早就知道了也……

  改變不了狂信的態度啊。

 

  少年閉上眼,恍若禱告一般的將手伸於情報販子的頸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