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露普】離經叛道(三篇半(不是)

 

 

  那名理應進行早課的神父此時卻完全失去日耳曼人應有的,守時的樣子。

  幾位負責打掃的修女們看到這種狀況不免竊竊私語,基爾伯特神父最近樣子不太對勁。

  像是得知了什麼駭人聽聞的消息般,魂不守舍的神父先生疲憊的揉了揉眼睛。

  他至今仍無法相信幾天前伊凡所告訴他的話是認真的。

  那一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我會打住不是因為喜歡眼前盡職的神父先生,而是因為我愛著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

 

  也就是說,他那天所來告解自己犯下的罪,就是愛上了他這個朋友?

  開什麼玩笑。原以為同性戀的事情也不過就是一種認知上的錯誤,男人愛上與自身同性別的人,有時候關乎於友誼的錯覺也可能真的是性向出現了問題;但那都是至身於事外時所評判的一切,事情轉移至自身身上的時候,反倒不能夠旁觀者清。

  他究竟是做了什麼會讓伊凡出現這種錯覺的事情,或者是他曾經誘惑過伊凡?

  想了想,根本沒有,也就是說在自身也未察覺的狀況下,伊凡認定他愛上了自己。

  ……誤會吧。思及此,那名無論如何也不肯面對現實的神父決定與之說清楚。

  就在下次見面之時。

 

 

  日耳曼地區最寒冷的冬天已過,可伊凡一直都沒有出現。

  沒有聽見冰霜被踩裂的聲響、沒有聽到柔軟溫和的聲音自背後出現,俄羅斯貴族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伴隨著基爾伯特的疑問以及試探消失於這塊地區。

  若在之前,或許早就秉持騎士本性張張揚揚地跨上白馬直騁對方的地盤要那大鼻子說清楚,可現在,他不過就是名被這座教堂給束縛著的神父,哪都去不了。

  他並非傳教士,沒有徒步周遊列國的興趣也沒有那資格。

  因此,他等。並且和自己打賭,伊凡會出現,日復一日地這麼做。

 

  春冰溶解,乃是一年中天氣最為寒冷的時候──連最寒冷的冬天也比不上的那種──沒有碎冰的腳步聲,可基爾伯特不意外的向後一看。

  那名俄羅斯貴族來了,帶著一種陌生的氣質,也許是下定某種決心。

 

  「你先坐在椅子上等一……」

  「不必了。」

 

  打斷了神教士的話,箭步上前一把揪住對方的領子就是一吻;在捉緊對方身上深色柔軟布料的途中,伊凡感到手心有種刺痛感,略微分神看了一下掌心,教士胸前的十字架割劃著那個地方,像是在責備彼此間的悖德一般。

  那又如何?雖然在剛開始困惑著自身對神的挑戰這項舉動究竟是非對錯;可是隔了這麼久、壓抑這麼長的時間,想見這名男人的念頭只是有增無減。

  於是伊凡明白了,這是一種神也無法斷絕的思念。

 

  「我思考了很久,也掙扎了很久,甚至我認為這幾天是上帝吩咐我給基爾你逃跑的時間;但一切還是一如既往,於是我開始懷疑,神是否真的存在。」

  「你,在神的面前說這種話何其放肆?」

 

  這般不尊重神的言論在基爾伯特聽來尤其刺耳,想一把推開那名異教徒,然而從未想過只是幾年沒有握劍,彼此間力量的差距竟如此懸殊。

  並沒有再次做出僭越的舉動,伊凡僅是將基爾伯特強硬的推到牆邊,邊動作,邊輕聲呢喃。

 

  「可最初聽信神的亞當與夏娃是多麼的愚昧無知?茫然接受眾神領導的特洛伊戰爭對人類又是多麼的慘烈無道?甚至追溯伊斯蘭教義,穆罕默德又從神那裡得到了多少幫助?」

 

  ……根本就是一派胡言啊這傢伙。惱怒的瞪著眼前找那些歪七扭八的論點來反駁自己的男人,基爾伯特頭一次覺得原來迷途羔羊也有分頑固的與不固執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