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靜臨】Escape(上)

 

 

  時代劇都是這麼演的。

  情報販子為了自己的性命或者大量金錢,在換取情報時需要出賣自己的肉體。

  因此,某些人對這連續劇定律感到深信不疑。

 

 

  原來所謂的冤家路窄也不過爾爾。

  折原臨也感嘆著為什麼自己無論走在池袋的任何一角,自己的死對頭兼天敵就一定會出現──伴隨著自動販賣機、交通號誌或者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飛騰而來。

  啊,還有那刻意壓低拉長的男低音以及顯眼到一種境界的酒保服。

 

  「小靜,我說為什麼最近無論我走到哪就是會看見你,難道說其實是小靜你一直在跟蹤我嗎?哇啊好可怕也不由自主的覺得好害羞──」

  「誰要跟蹤你啊,惹人厭的跳蚤混蛋!」

 

  看著被自己僅僅三言兩語就惹得惱怒的男人,折原臨也愉快的思考下句該如何挑撥以便把那條黃毛狗激怒更甚;然後,他就能趁著混亂──平和島靜雄製造的──回家,透過電腦螢幕或監視器欣賞小靜氣極又無可奈何的樣子……

  美好一天的晚上都是這樣子迎向終結的。

  一直以來這都是兩人相見的慣例,偶爾讓平和島靜雄出個大糗或者撲空,伴隨的是聽起來就很賤的清靈笑聲或者是另一名男人瀕臨極限點的怒吼。

  然而心機如這情報販子也絕非想過,他竟然會有被自己說出來的話給害慘的一天。

 

  「可是就算我來到這麼偏僻的地方的卻還是遇著了小靜,這不是跟蹤是什麼?」

  「我不也警告過你不准再踏入池袋半步嗎,你身上散發的那股臭死人的味道瀰漫了整個城市誰聞不出來你在哪?」

  「咦,小靜的鼻子才該去檢查一下吧?我身上很香的唷,剛剛和我交易完情報的人才這、麼、說、呢☆。」

 

  刻意使用網路聊天是使用的口吻說話,雖然吐出的語句有些奇怪,不過也是事實──他身上總是有新鮮情報出爐的香味啊,嘿嘿。

  看著那張越發陰沉的臉色,折原臨也愉快的欣賞著──若是面對他人這樣早就覺得苗頭不對先跑了,情報販子這次犯下了很美好的錯誤──那股愉悅直至平和島靜雄露出反常的表情為止。

  一直對情報販子怒目相待的池袋最兇竟然在微笑。

  ──在微笑然後單手舉著自動販賣機、另隻手抓著路燈。

  以及,總是對情報販子壓低拉長的聲音此刻輕柔得一點都不像平和島靜雄。

 

  「情報交易……你是拉客拉到池袋來了吧?」

 

 

  從一陣器物損壞而揚起的瀰漫煙霧中衝破煙陣而出,折原臨也從未在被平和島靜雄追殺的狀況下感到如此狼狽過──連感受被追的興致都沒有了。

  搞什麼、為什麼、在幹什麼?小靜真的抓狂了!很清楚這次苗頭完全不對,那穿著酒保服的男人竟然沒只追到車站前為止,反而一路跟了上車。

  而且更邪門的是,往日對他明明有用的甩人技倆此時此刻卻完全無效。

  就算是平時也不會對自己這麼執著。思考著剛才究竟是哪句話戳到平和島靜雄的地雷──怪了他的地雷不就只是他弟弟羽島幽平嗎──然後更為狼狽的躲避追殺。

 

 

  在二十分鐘後的新宿,折原臨也的公寓內──

 

  「你在趕什麼,這麼狼狽?」

  「波、波江?先別管,拿個東西堵住門口,快點!」

 

  對完全一頭霧水的美麗女性如此說到,已經是累得癱在沙發上氣喘吁吁的情報販子在聽見鐵製大門一聲後臉色大變,趕忙對矢霧波江如此說道。

  但是那聲響並未給兩人更進一步溝通的時間,再一響變讓門板以非正常方式開啟而後倒下。

 

  「這是……」

  「臨──也──君──」

  「為什麼小靜你要這麼窮追不捨啊啊啊──」

 

  三人同時將內心的想法以言語真實的表達出來,所謂的一頭霧水、極端憤怒以及驚慌失措在這三句簡短的話語中表露無疑。

  在那名「絕對不能惹怒的男人」完全入侵折原臨也公寓之時,矢霧波江早已經將寄放在公寓內的塞爾堤頭顱抱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出門。

  見狀,折原臨也還真不知道該罵還是稱讚她……說她做得好也不是,說她無情無義也不是。

  硬著頭皮盤算著那靜靜凝望著自身的人間兵器在何時爆發,折原臨也迅速竄入自己房間鎖好門──反正能多活一秒算一秒了啦!

 

  開什麼玩笑,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是要做什麼,在狹窄的空間內單挑池袋最兇嗎?

  對方只要拳頭一掃到他大概就可以買個靈柩了吧,打什麼打啊混帳東西!

  鎖上的房門在此時如先前壯烈犧牲的大門一樣發出了悶響,在被以暴力打開之前,狗急跳牆的情報販子身呼吸作出了一個決定──

 

 

  ……那隻該死的無潔操跳蚤呢?

  看著折原臨也是進入自己的房間沒錯,而剛才他那養在公寓的女人抱了一罐不知道什麼東西衝出去;總之,那隻混帳跳蚤究竟在哪裡?

  窗戶沒有開啟證明那隻跳蚤並沒有被他追殺到不要命了從窗戶跳出去──跳蚤家還挺高的跳下去除非像海●特種部隊學過空降否則應該會死。

 

  這麼思考著,平和島靜雄打開了可以藏人的衣櫥,但裡面除了暗色的衣褲外什麼也……他媽的,為什麼他似乎看見了裡面有豹纹三角緊身內褲和蕾絲丁字褲等等的變態東西?

  陰著臉用足以毀滅衣櫃門的力道將其關上,隨即平和島靜雄聽見了除了門關上的碰撞聲以外,還有一記人體敲到木頭的悶響以及接下來的咳嗽聲。

  ……原來還在這裡啊。馬上刪除了折原臨也逃出家門的選項後,平和島靜雄再次環視房──其實也用不著環視房間了啦。他無語的看著床底邊。

  床底下有一個露出一截雙腳不自覺還在努力隱忍咳嗽的大白痴。
-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