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臨靜】感冒(上)

  他想大概沒有比這還要更振奮人心的情報了。

  折原臨也掛著一抹莫測高深的笑容在鍵盤上敲下了幾個字。

 

 

  網路聊天室

 

  《咦咦,真的嗎?那個人稱池袋最兇的男人竟然也會感冒?》

  【我今天放學路過的時候看見他好像是氣色很不好的樣子呢。】

  [不過,他就算感冒了大概也還能是池袋最兇吧?]

  《噗噗~賽頓你千萬不要小看感冒唷~☆》

  [?]

  [我沒有感冒過所以不太清楚,不過不就是流鼻水咳嗽而已嗎?]

  {還會發燒 頭暈 有時候 感冒很痛苦的}

  [!]

  [罪歌你在啊?]

  《真是的,賽頓每次都不看入室者一覽~》

  《啊,我忘記這只有管理人才看得到了呢~☆》

  【我不會吐槽的喔。】

  《咦咦~∞》

 

  悄悄話【話說回來……】

  悄悄話【臨也先生你該不會要趁這個機會去攻擊靜雄先生吧?】

  悄悄話《嘖嘖,他要是真的是一點小感冒就殺得死的貨色,那怎麼現在我還沒能殺了他?》

  悄悄話《所以我打算去探查一下情形,再決定是否要趁這個機會幹掉小靜。》

  悄悄話《啊啊,真希望他感冒到全身酥軟動彈不得呢~》

  悄悄話《這樣我就能好好玩弄一番再殺小靜了。》

  悄悄話【請別太過分了。】

  悄悄話《我知道啦☆》

 

  {時間 快到了 我先離開了}

  {真是抱歉}

  《噗噗,就說了每次來不要一直道歉嘛。》

  {對不起}

  {大家再見}

  《再見~》

  【罪歌晚安。】

 

  ──罪歌離開聊天室──

 

  [再見~]

  [啊,又慢了一拍。]

  [那個,感冒真的會頭暈而且不能動彈嗎?]

  《要視感冒的狀況而定喔,例如說重感冒的話可能會躺在床上一天並且很痛苦的呢~》

  《這時候會虛弱渾身發軟,壞人想對你做什麼都不.能.抵.抗.喔☆》

  [!]

  [簡直就像是被外星人的α射線擊中一樣……啊啊好可怕。]

  【……為什麼會是外星人啊?】

  《賽頓真的很怕外星人呢,嘻嘻。》

  [所以大家也要小心感冒,不然會被宇宙人帶走的……我有工作,先下了。]

  [再見~]

 

  ──賽頓離開聊天室──

 

  【所以就說為什麼會是外星人……啊,走掉了。】

  【賽頓再見~】

  《再見~》

  《嗯,我等一下也有事情呢~》

 

  悄悄話【臨也先生你等一下的事情我看是去突擊靜雄先生他家吧。】

  悄悄話《誰知道呢~》

 

  【甘樂等一下跟以後的事情不就是打扮自己嗎?】

  《那當然了,我這麼美麗的女性怎麼可以不注重儀容呢?》

  【我真的不會吐嘈的喔。】

  《哎哎~∞》

  【明天還要上課,所以我先離開了。】

  【甘樂晚安~】

  《大家的偶像甘樂在這裡跟你說晚安──!》

 

  ──田中太郎離開聊天室──

 

  《大家都走了呢。》

  《那我也去忙自己的事情好了──☆》

 

  ──甘樂離開聊天室──

  ──聊天室中現在沒有任何人──

  ──聊天室中現在沒有任何人──

  ──聊天室中現在沒有任何人──

 

 

  「你現在要出門?」

  公寓中的美麗女性──矢霧波江正一臉奇怪的看著方才為止都還在直盯電腦螢幕的男人。

  折原臨也笑得一臉燦爛套起那件始終不曾改變過的羽絨大衣,一面打理行頭一面道。

  「剛才得到了一個有趣的情報,反正到明天早上大概都不會回來吧。」

  「你就算死在路邊也不會有人替你哀悼。」

 

  接受到了女性冷淡回應也只是不在意的笑笑,折原臨也目前更感興趣的是──那個池袋最兇竟然會重感冒,也就是說那個怪物竟然會跟平常人一樣。

  那麼,一般重感冒的人都會因為痛苦和灼熱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小靜又是怎樣的呢?

  若真的跟自己剛剛所想得一樣那就太好了。打開門而後朝車站走去,對於那個現在在池袋自宅躺在床上痛苦呻吟的男人啊……啊啊……

  毫不掩飾自己腦內的變態想法,折原臨也掛著一臉滿足的笑容前往目的地。

 

 

  平和島靜雄真的很希望自己現在在作惡夢。

  為什麼凌晨一點半他會看到折原臨也這個男人侵入他家,並且手上還拿著看起來就像是從便利商店買東西順便拿來的塑膠袋呢?

  況且平常看到他應該馬上就要暴怒並且痛打一頓才對,怎麼現在想舉起手來卻沒辦法……哎呀,是啊,他得重感冒了。

  一直到今天下午都沒什麼感覺;但是湯姆不斷不斷的跟他說「靜雄你氣色真的很差,快點回家!」並且終於惹怒了池袋最兇,後者想要折斷路邊的欄杆攻擊湯姆時,卻意外的發現手竟然脫力,並且連開個家門都成問題,這才承認自己的確是重感冒了。

 

  吃力強迫自己睜開眼睛,對於那個現在大方坐在床沿邊逕自拿他玻璃杯裝水、拆開藥包的傢伙,平和島靜雄只覺得就算感冒他也絕對要揍到這傢伙。

  不過伸出去的手卻軟弱緩慢到像在乞求哀憐一樣。

  看著這樣的平和島靜雄,折原臨也只是清靈的笑了聲。

  「小靜,很痛苦嗎?」

 

  看到你從不痛苦變得痛苦。想要擠出這幾個字,但沙啞而腫脹的喉嚨並不給他這個機會。

  連伸出去的右手也被反握住,他只能看著折原臨也笑得一臉狡猾。

  「啊啊,被你最討厭的人握住了呢。不過沒關係,我也最──討厭小靜了喔?」

 

  討厭那你還握著不放?揮開折原臨也的手,平和島靜雄一臉厭惡的看著自己剛剛被碰觸到的部位,像是沾到了糞便一樣甩了甩。

  然而像是不在意一般,折原臨也微笑著將剛才才從包裝內取出的藥丸含進嘴裡,喝了一口水後吞下──「我買藥來根本不是為了照顧你喔,小靜。」的意味顯而易見。

  那你還來幹嘛?完全對那個無端傷自己腎的變態男人視若無睹──因為沒辦法揍他所以只能靠無事來表達自己的厭惡──平和島靜雄靠著意志力翻了個身背對著那討厭的傢伙。

  「嘛,我是不打算餵你吃藥,因為你越早好我就越困擾。」

 

  「但是啊──」

  平和島靜雄聽見了衣物褪去的嘶嘶聲,然後自己的棉被被迫掀開,感受到一股涼風與另一個男人的重量進入被褥的觸感。

  剛剛掀開棉被的雙手轉而環上自己的腰,男人的胸膛貼在自己背後──形狀顯而易見。

  「我沒有說我不要照顧你喔?」

 

                                        (續)
-
後記:
   十三才沒有感冒呢!
   才沒有因為感冒出現這篇文呢!(傲嬌臉(喂
   ……然後打聊天室那段真的超開心的XDDD(因為不用寫敘述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