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靜臨靜】必然

 

 

  「你是特地來池袋討揍的嗎,臨也老弟?」

  啊啊,又是那個百分之百像是胖虎的台詞。正當折原臨也臉上掛著苦笑而後思索著,該怎麼和眼前這不講理綜合體的男人講道理的同時,他抽出了摺疊小刀戒備著。

  然後,一偏頭閃掉了對方狂怒之下扔過來的咖啡店小招牌。

 

  一般而言,遇上這種狀況的折原臨也自然會毫不客氣的盡自己所能反擊,小靜會扔招牌他自然就朝對方捅小刀、反正僅僅五厘米也還算是捅;但現在的他並沒有這種打算──或者是說當同一天遇見了平和島靜雄這個男人三次之後,他就已經失去了想反擊的慾望。

  搞什麼嘛,就算偶然真的沒有愛著他好了,也犯不著讓他同一天遇見小靜三次啊!

  那個單細胞卻又敏銳得可以的生物他最沒輒了!嘖聲咋舌而後苦苦思索著賽門什麼時候會出現,可那名俄羅斯黑人似乎在勸完前兩次架後也對這第三次的重演感到這應該是必然而遲遲沒有出現。

  必然個屁,他不想要這種必然啊啊啊──在閃過平和島靜雄不知道第幾次扔來的雜物後,折原臨也只能夠費盡口舌,希望這傢伙好說歹說也至少聽進他一句話。

  「我說小靜,你不覺得就常理而言你這樣已經是犯規了嗎?」

 

  偏偏對方又不是喜歡他拐彎抹角說道理的人。

  於是平和島靜雄僅回應他一聲表不耐煩的怒吼然後一舉砸了無辜店家的花瓶過來。

  喂喂,小靜,那個砸下來真的不死也重殘的哎?而且以你的力道大概是前者居上。

  暗暗流了冷汗並不死心的再開口,希望他能在被砸死之前逃掉,或者撐到賽門來阻止,又或者是百分之一的希望讓平和島靜雄聽懂他的話。

  「好好,我不說廢話,但你不覺得一天遇見三次是必然的嗎?」

  「是啊,你必然會被我揍死,就在今天!」

 

  噢,媽的。折原臨也在閃掉一根交通三角錐之餘暗聲啐了句髒話。小靜我要你理解的不是這種胖虎的必然,而是我們為什麼會在一天之內相遇三次的必然。

  想當然爾他內心誠摯的低語自然傳達不到暴怒的平和島靜雄心裡。

  既然這麼不能理解別人所說的話,那你幹嘛不好好培養耐心去聽別人說話啊!然而這種抱怨並沒有講出口。

  算了,反正小靜就是這樣。自顧自的微笑讓對方瞧見變得更焦躁之後,折原臨也三度開口。

  「第一天第一次遇見是在小靜工作的地方、第二次是在小靜回家的路上、第三次則是在小靜出門買東西的時候,知道為什麼嗎?」

 

  很不巧的是,就算折原臨也很聰明的改變了戰略,想要讓眼前這個自認為是單細胞生物懂得自己所說的話;卻忘了這隻單細胞生物最討厭聽那種一聽卻還是聽不懂的話。

  所以,單細胞生物的暴怒倍增,他開始不再對折原臨也扔東西,而是開始將手放在電線桿上。

  「等等、小靜,那、那是電線桿喔?」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那你……不會吧?」

 

  拜託打架也不要這麼沒有常識並且超乎現實!還來不及將話給講出口,平和島靜雄的手便開始在那無辜的電線桿上施力,估計若真讓他拔起來的話這附近的居民今天都不能上網聊天了。

  想當然爾並不會這麼好心替池袋附近居民著想的折原臨也,自然是因為想到了其他對自己不利的可能性──電線桿哎,小靜隨便揮一揮他不就真的飛出去了?就像特效電影的鹹蛋超人被酷斯拉砰的一聲打飛然後穿越三十層民宅的牆壁一樣?

  所以他做了一個賭博性的決定──賭他會不會今天就粉碎性骨折死在平和島靜雄的手上。

 

  一切都發生得太過突然,他衝上前去,然後從平和島靜雄的背後圈住了那纖瘦的腰──該死,真這麼瘦的話他哪來這麼大力氣拔電線桿──接著趁對方驚訝鬆手之餘一個迴圈夾在平和島靜雄與電線桿中間。

  兩個人都愣住了,一個因為動作太過簡單震驚到忘記逃脫,而另外一個則太過驚悚忘記揍人。

  然後,平和島靜雄露出了像是抓到耗子的貓一樣的笑容,順帶將手指折得啪啦啪啦響。

  「喲,還自動跑過來是準備好要被我揍了是吧?」

  「等等、小靜你能不能先讓我把剛剛的話講完?」

 

  也許是因為眼見對方根本無處可逃,所以平和島靜雄並沒有出聲阻止。

  折原臨也則努力的慎選用詞,這不比剛剛,一個不好小靜不耐煩他就還是得跟鹹蛋超人一樣實心穿透三十層住宅水泥牆了,所以最好是能騙得小靜團團轉然後趁勢跑掉。

  深吸一口氣,目前處於生死徘徊界線的折原臨也開口。

  「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來找小靜。」

  「你最好是會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就算有也是噁爛到不行的狗屁事。」

 

  一秒被反駁回去,該死的這隻單細胞生物為什麼總在不該敏銳的時候敏銳?

  的確等會是想用無聊的舉動無聊的藉口來擺脫平和島靜雄,但沒想到會這麼快被拆穿。

  該不會是因為他們高中同班以致於平和島靜雄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摸透他了吧?瞬間駁回這光聽就令人惡寒的可能性,被一隻單細胞生物摸透那他這個情報販子就該砍掉重練了!

  咬牙,折原臨也還是堅持著用那一套藉口。

  「真的,很重要,拜託小靜聽我說完。」

 

  似乎是湊效了。見對方沒有再搭話,暫時鎮住平和島靜雄的黑髮男人安心的吁了一口氣,動著三寸不爛之舌企圖以最簡短最芭樂的藉口來擺脫平和島靜雄回家。

  他一天之內遇到三次小靜純粹是令人作嘔的偶然,才不是他剛剛所說的必然呢!

  只是上面這句話若真的被聽見了,他大概會被轟飛到不只三十層牆壁遠。

  「而且這些事情不能給其他人聽見,你靠過來一點……」

 

  接收到對方完全是不信任的憤怒笑容,折原臨也擺出了最無辜最誠摯的表情。

  ……他已經盡人事了,接下來看偶然會不會在這個時候決定不再惡整他。

  畢竟對付這個單細胞生物,能讓他聽進自己的話已經算得上是一種奇蹟了。

  出乎意料的,雖然平和島靜雄沒有放鬆戒備,但還是緩緩的朝他走近。

  面對側耳靠近的男人,折原臨也在心底暗暗嘲笑了聲之後準備幼稚的像個小二生一樣在他耳邊大吼或者是講些狗屁話趁對方錯愕的剎那瞬間走人之際,偏偏就是有不速之客在這種時候前來。

  「哇!小遊馬你看,小靜和小臨臨靠得好──近哦!怎麼回事呢?」

 

  才要轉頭過去向那該死的狩沢使眼色叫她識相就滾遠點,想不到對面那個正要步入自己陷阱的單細胞生物竟也在此時做出和他相同的動作。

  然後,遊馬崎與狩沢不約而同的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手指大開的那種。

  當然兩人並沒有拿出相機將這幾乎比讓世人相信無頭騎士存在還要不可能的畫面給照下來──真那樣做的話估計兩人一個會粉碎一個會被碎屍,所以算了。

  所以算了他們不用相機照,而是改用手機偷偷藏在手裡錄像。

 

 

  「哇噢,小遊馬我們錄到了很了不得的畫面吶,小說中才有的同性愛☆。」

  「只可惜不能公開,不然的話我們大概會跟暮蟬鳴●之時一樣被鬼隱掉。」

  「那只給小田田看呢?」

  「還是算了吧,他又不是●子可以光看賽巴斯就萌的起來的人,搞不好還叫我們刪掉。」

  「唔……」

 

  在狩沢與遊馬崎手機中播映的,正是折原臨也與平和島靜雄同時轉頭然後不小心就接吻了的畫面,至於折原臨也有沒有穿透三十道住宅水泥牆嘛……

  嘿嘿★。
-
                                    必然──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