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阿噗生日快樂/露普】Danke/Спасибо

 

  生日這種日子,對一個人也很快樂的基爾伯特大爺來說根本沒什麼。

  先前因為為統一太過忙碌,之中則因為戰爭而更加忙碌,現在嘛……他被伊凡氣得很忙碌。

  那混帳伏特加,每次要他出現送公文蓋印章的時候就不出現;偏偏不需要他的時候又整隻熊賴在那裡,看了就很想把他踢進不可燃大型垃圾那一區,然後打包給火箭送上太空無限期漂流。

  嘛、總而言之,基爾伯特有過個像樣的生日也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然後,不知道那頭熊究竟怎麼搞的──也許這叫心有靈犀一點通,想什麼都很該死的會被伊凡發現──突然破天荒說要幫基爾伯特辦一個生日派對。

  雖然為這隻熊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小小感動到,可基爾伯特還是冷著臉回絕。

  ……本大爺先前過生日都是一個人好快樂,你邀請就會有人來嗎,伊凡?對於那個萬般不理解還比自己沮喪的伏特加熊,基爾伯特差點下意識的將這句話脫口而出。

  於是,在以為自己會過個一模一樣的日子早上,難得起了個大早並走出房間──

  「哇靠這是怎樣?」

 

  外面掛滿了彩帶,接著一群人竟然就在房門外然後對他放了好幾個禮炮。

  怎怎怎怎麼回事?根本來不及理解狀況就被伊莉莎白強硬的推到中間──壽星理所當然要站中間的嘛──同時被戴上了很可笑的壽星帽。

  慌慌張張拉了下旁邊跟著大哥他們來湊熱鬧的灣家小姑娘問究竟是怎麼回事,只見對方一臉理所當然晃著手那張──看上去就準是伊凡做的恐怖亮粉紅色邀請卡──回應自己。

  「基爾伯特你不是今天生日,我們都收到派對邀請函了啊?」

 

  結果就算自己冷著臉拒絕伊凡還是不把他放在眼裡嘛混帳東西!

  才想要挽起袖子去找伊凡算帳──雖然說到頭來還是自己被水管──卻發現那個應該被他算帳的伏特加熊不在現場,只好又問問忙著切蛋糕給各位的伊莉莎白。

  ……等等,本大爺都還沒許願你們就直接切蛋糕了有沒有把他這個壽星放在眼裡啊?

  完全忘記自己拉伊莉莎白是要問問題的,當場愣住並看著那塊大蛋糕瞬間被蠶食鯨吞;好樣的你們這群人就算來派對了還是放本大爺一個人也好快樂!

  直至伊莉莎白終於不耐煩甩開他的手。

  「基爾伯特你拉我幹什麼?」

 

  「啊、呃……伊凡到哪去了?」

  終於想起來原本的目的,然而那名──表面上──溫柔婉約的女孩子卻只是抿唇思考了許久,之後乾脆的跟他攤開雙手說不知道。

  你問問坐在旁邊的羅德先生還是路德吧?這麼敷衍著基爾伯特然後繼續招待著其他人。

  ……混蛋壽星不是他嗎?怎麼感覺他好像比那個馬什麼修來著的還要悲慘啊!

 

  然而對於那名強悍的少女實在是無可奈何──上次異想天開跟她比腕力竟然三秒鐘被瞬殺,丟盡自己的臉不講還弄壞了比賽用的桌子──只能夠冀望自家弟弟和那個不怎麼樣的小少爺了。

  走過去並揚起手打招呼,說真的到莫斯科這麼久了看見自己弟弟卻還是一往如昔啊……

  只溺愛的叫著自己弟弟完全不把在旁邊的小少爺放在眼裡。

  「唷,West!」

 

  「哥哥。」

  點個頭禮貌的回應,同時示意自家哥哥不要再耍幼稚了去跟羅德里希打招呼;可惜某個中二症狀過了頭的大爺根本不把這種暗示看在眼裡。

  只是熟絡的想要湊過來好好和自家弟弟敘舊──完全忘記他本來的目的到底是要幹嘛了。

  才剛要攬過弟弟的肩頭並打開話匣子,然而某個很討厭的少爺卻打斷了基爾伯特接下來所想要做的動作。

  「笨蛋先生,你剛才不是要找人嗎?」

 

  「……呿。」

  忿忿的朝羅德里希瞪過去,對方卻把剛才自己所做的這種無視動作奉還給自己。

  混蛋!他今天不是生日嗎怎麼還比先前的日子衰小了?

  然而也多虧了這樣子的提醒,基爾伯特才想起那隻早就被他遺忘許久的伏特加熊。

  「你們有沒有看到伊凡?」

 

  「他的話,我剛才看到他像是想起什麼然後慌慌張張的跑出去了。」

  從旁經過的惡友二人組不由分說地插入這段對話和這張桌子裡頭,原本就只能容納四人的小茶几現在卻因為擠入了五個大男人而變得有些狹窄。

  安東尼奧艱難的回答基爾伯特的問題同時,還得推開喝得有些醉以致於放得太開的法蘭西斯。

  然而基爾伯特也並沒有要去幫安東尼奧解圍的意願,或許這就是損友間的默契吧?

  只是回答了句本大爺知道了便離開桌子隨他們去。

  那隻伏特加熊幹什麼慌慌張張的跑出去啊?

  ──本大爺都還沒……跟他道謝呢。

 

  隨著損友的提示來到了外頭,一月的天氣仍冷得令人牙齒打顫。

  他看見了伊凡兀立在雪中,嘴角露出了自己也沒想到的放心微笑,然後走過去。

  伊凡似乎在找些什麼,該不會是生日禮物被他弄丟了之類的吧。

  哼哼的笑了,開玩笑,他基爾伯特大爺心胸這麼寬大哪會計較什麼禮物你說對吧?

  「唷,伊凡。」

 

  然而對方聽到他的呼喚並沒有如同從前一般露出開心的笑容回應,而是慌慌張張的在自己身上摸索找得更兇了。

  不會真的是找不著生日禮物慌得跟小鳥一樣吧?這麼猜測著然後乾脆的捉住了伊凡的手。

  用力將伊凡放在口袋內的手抽出,卻只是把車鑰匙。

  ……等等,車鑰匙,他要外出到哪去?

  「你要去哪?」

 

  「…………」

  難得回應竟然是一片沉默,基爾伯特得到這種罕見的回答卻莫名光火。

  混帳東西,本大爺問你話你竟然不回答?

  將握著伊凡手踝的手握得更緊,基爾伯特惱怒的問著。

  「說話啊?」

 

  不情願幫自己辦生日派對就不要辦!

  基爾伯特不是不知道伊凡討厭人多的地方,應該說他討厭自己無法融入的人群裡面,可偏偏基爾伯特的朋友們──應該是──剛好就被伊凡認定是「無法融入的人群」。

  反正他一個人、好吧,至少跟伊凡一起過生日也沒差,但現在這種不情願的表情又是怎樣?

  基爾伯特覺得與其這樣,那還不如乾脆大家都回去了彼此間都比較自由自在。

  ……反正他一開始就阻止過伊凡說不要辦了。

  「不喜歡幫本大爺辦這種人多的派對是吧,就乾脆不要辦你說怎麼樣?」

 

  「不是。」

  激動得才想繼續說下去便被伊凡遏止,看來並不是那種意思。

  可是又不肯講自己開車出去究竟是為了什麼目的,也難怪基伯特會誤會成這副德性。

  嘆了口氣,輕輕撫摸了下基爾伯特的頭──雖然說這種舉動對基爾伯特而言根本不能算是安撫,而是挑釁──開口解釋。

  「我……伊莉莎白他們說,生日的時候送禮物你會比較開心。」

 

  「我只顧著幫你佈置場地卻忘了替你買禮物,所以……」

  啊,所以你要出去補買?腦袋終於和話語接軌的基爾伯特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可是啊……不必特地去買了。

  拉住伊凡想往車庫移動的身軀,基爾伯特微笑。

  「免了,反正伊莉莎白他們大概有準備禮物吧?」

 

  「可是我的那一份……」

  「……你只要慶幸本大爺有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就夠了。」

  彆扭到根本無法把原意好好說出口,可是伊凡似乎聽懂了。

  因為基爾伯特看見對方露出了比向日葵、甚至是比太陽都還燦爛的溫暖微笑。

  ……原來,伊凡也可以有那種表情嗎?

  基爾伯特突然覺得,禮物什麼的,他早就收到了。

 

  生日,是別人用來紀念,並且慶幸自己在這個時候存在著的,一種日子。

 

 

後記:

   千死萬死總算在阿噗生日前趕出來了(繼續死(欸

   然後忘記加H了……嗯露樣不要水管十三(哭

   (H也趕不出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哭淚奔)

  啊(跑回來),阿噗先祝你生日(01/18)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