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荔枝生日賀點文/美英】Grow Up

 

 

  夜晚,幾個曾經是戰友的四人受邀去亞瑟家作客──天曉得他哪突然有那麼好的興致。

  當然既然有免錢的酒菜,不吃白不吃。

 

  某名理應覺得既然是英雄自然要最晚登場的男人也很理所當然的,遲到了。

  然而在他很厚臉皮用力砰的一聲打開們並要喊著「哈哈哈,世界的Hero登場了!」之時,卻只看見了除了他與亞瑟的三人一臉愕然望著在桌上脫起衣服跳艷舞的男人。

  他只能夠滿臉驚恐的揪著法蘭西斯的領子詢問。

  就那名鬍子笨蛋的說法,說是過程不知道怎麼搞的,明明大家都說好不能讓那名包著紳士皮的下流粗眉酒鬼碰到酒瓶,到最後依然是拿了徒勞無功四個大字。

 

  『一名紳士絕對不會把自己的家裡弄得如此亂七八糟。』

  這句話是亞瑟.柯克蘭在他年少時一而再再而三,唸到他耳朵都快長繭了卻依然不曾停止過的至理名言──只不過做個實驗弄亂桌子而已便如此嚴厲。

  然而,阿爾弗雷德現在,非常想原封不動地將這句話還給那名理應是名紳士,現在卻還捉著威士忌酒瓶,一臉茫然無知在家中桌上跳著脫衣舞的男人。

  ──明明在那之後的平時,總嚴謹冷漠並與自己保持一種微妙的距離。

  「哈哈哈,Hero替你們處理醉鬼妖怪吧,你們先回家!」

 

  用平常習慣的語氣打發剩餘三人,不想與醉鬼處於同個房間的三人自然欣然離去。

  徒留自稱是世界上的Hero獨自面對他所謂的醉鬼妖怪。

  理所當然沒漏聽任何一句話的醉鬼搖搖晃晃的站在桌上指著阿爾弗雷德。

  「嗝、唔……你這頂上翹毛的混帳……說誰、嗝!是醉鬼妖怪……」

 

  「啊哈哈、Hero有說過這種邪惡的形容詞嗎?亞瑟你快從桌上下來。」

  打個哈哈便想混過去,同時心裡悄悄祈禱著最好他已經醉到能夠蒙混過關。

  但似乎他遲到得並不久。亞瑟.柯克蘭,目前正是在醉鬼醉得最不可理喻的時候。

  半醉不醒這種情況比起完全醉了更難以解決,先別說他會做出什麼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天曉得他之前喝到半醉的時候心血來潮,竟然想脫掉自己的褲子問問他的小阿爾究竟長大了沒;甚至是突然跑到房間從床頭櫃拿出了不應該是正常人才有的情趣用品──那極差的酒品就已經夠令人感到頭痛了。

  果不其然,酒品極差的粗眉男人對他拍了拍屁股然後再做個鬼臉。

  「咧,笨蛋才要理你這個早洩傢伙。」

 

  已經不想理會這麼不可理喻的混帳東西了。阿爾弗雷德很乾脆的用美式風格,一不做二不休上前強硬地將那名醉鬼扛在肩上。

  總而言之,現在最重要的是讓這個傢伙清醒,要不就讓他睡覺。

  而實行以上兩種行動的最好預備動作就是洗澡。

  然而上樓去浴室的途中卻多災多難到令Hero想喊救命。

  「Go to hellDamn itFuck you!」

 

  ……越罵越難聽了。雖然理智上一直和自己勸戒不要和醉鬼計較,可是醉到罵出這些髒話的醉鬼是否應該要懲罰一下?

  抵達亞瑟房間──媽啦他先前不是才和自己說房間要保持清潔嗎,怎麼他的房間卻出現了成堆的空酒瓶──重重的將他放到床上,那名醺得有些不省人事的醉鬼還搖搖晃晃地想看究竟怎麼了。

  伸手將那名腦袋完全放空的英國人拉過來,直直吻上那因喝酒促進血液循環而紅潤的唇。

  然後,根本來不及品嚐其甜美──

 

  「──!」

  驚怒的離開那粗眉男人的唇;不,應該說他被對方賞了一巴掌後憤怒地離開想質問,卻訝異發現那男人的臉上掛著眼淚──然後越哭越兇。

  ……結果反倒是打人的那個才像受害人一樣。阿爾弗雷德心想,只能夠好言好語的問那只要喝了酒,就算他殺人放火也可以變成真理的男人。

  「……吶,亞瑟,別哭了?」

 

  「阿爾弗雷德你這個混帳!」

  只不過是講一句別哭了,卻又受到醉鬼的枕頭攻擊;Hero不禁想著這世界真是變了,喝醉酒還會發瘋的人才有權利攻擊人。

  況且安慰人還要被講混帳,他究竟是哪裡對不起──就平日的觀點來看是挺多的──亞瑟了?無端還要受這種氣……雖然說他喝醉了便表示所有的事情皆是不可理喻。

  ……只是,無論如何,阿爾弗雷德甚至希望他連喝醉的時候都是笑著的。

  或許是小時候看見他為太多事情操心──海上貿易的事、權力的事情、還有自己──然後便不再希望看見那名還是海賊的紳士臉上總是掛著嚴肅且憂心忡忡的表情。

  結果啊……令他哭得最悽慘的,竟然是他自己。

 

  「……」

  說是愧疚感也好、不要臉也罷,阿爾弗雷德不希望再看見亞瑟.柯克蘭的淚水。

  擁那已經變得比自己嬌小的男人入懷,壓抑著卻依稀聽得見的哭泣聲仍未停止。

  抽抽噎噎,直至情緒終於較為平靜的時候,那個男人又像是想到什麼了。

  「混帳……為什麼你要長大啊?」

 

  啊,又是這件事情嗎?雖然說聽了好幾次也不願意再去想起,可是彼此間都因為那件事情而有所隔閡;彼此間還是在意著的。

  他失控到選擇了脫離亞瑟的控制而獨立,失去自己的亞瑟在那一瞬間看上去是如此的脆弱。

  於是狠不下心完全離開那個曾經哺育過自己的男人,失控到再次回到他身邊──卻不是以弟弟,而是戰友的身分──然後彼此漸行漸遠。

  本來應該是這樣沒錯,然而自己對亞瑟.柯克蘭的重視卻已經無以復加到一個,連自身也覺得不可思議的境界。

  ──三次失控成為,若即若離。

 

  雖然說英國人本來就有憂鬱症狀──整天活在這種陰雨綿綿的空氣中,再開朗如Hero也會得憂鬱症的,何況是這麼多愁善感的醉鬼呢──到這麼誇張的地步阿爾弗雷德卻是第一次看見。

  不過,處理亞瑟家常有的憂鬱症這種事情對Hero來說還是小Case

  「因為長大了才可以和亞瑟理所當然的在一起啊。」

 

  喝醉而有些失焦的綠瞳在聽到這句話時卻清明得如翡翠一般。

  然後頭稍微低了下去,原本就因為喝醉而通紅的臉在此時看上去──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又更紅了一些,亞瑟喃喃的用英語小聲罵著。

 

  「……不長大,還是可以理所當然跟我在一起啊?」英式獨有的鑽牛角尖。

  「但亞瑟不覺得,我長大了,這份在一起的感覺變得更加充實明確嗎?」美式明快的回答。

 

  原本通紅的臉在此時稍稍褪去了些顏色,但不是因為酒精的消退,而是情緒的緩和。

  手指輕輕的碰觸到那隻空著、沒有抱著自己的手,然後緩緩交握。

  比起最初遇到他的時候,這家火的手變得更大更暖。這麼想著,然後安心的閉上眼;感受到連同那擁有著怪力的嬌小身軀,也長大了。

  ──然後,感覺到成長並非離開;而是更強而有力的,回到自己身邊。

 

  ──Welcome back , My Dear .

 

後記:

   先祝荔枝枝生日快樂!!!(人家01/20生日你也發太早)

   抱著必死的決心趕出來了,結果嚕噗兩人的生日賀窗掉(血書(你自己不夠力快去死)

   還好荔枝枝(就說了不要疊字)有跟十三要文不然十三網誌都臭掉幾百年了……(欸)

   生日賀完結果還是要請假,而且竟然要請到二月底(你請到去死算了

   因為寒假期間沒電腦沒網路,然後又要羞裸本子OIZ||||||(被痛踹

   結果還得到了三月,十三網誌才會恢復正常啊啊啊畜生!__OIZ|||(血灘

   (你後記到底是要祝人家生日快樂還是來請假抱怨頂鍋蓋的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