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露普】關於結婚那檔子事(下,完)

 

 

  又、又是不要?

  這次輪到伊凡欲哭無淚了,都已經在一起這麼久──從他解體到至今二零零九年好說歹說也過了十幾年了吧,為什麼這段愛情長跑就是不能有個結果?

  基爾,我知道婚姻會束縛住你的自由,但是我也沒說跟我結了婚之後哪裡都不能去啊。

  稍微退後一些苦苦思索究竟是為什麼他的求婚會接二連三的失敗,伊凡很理所當然的將彼此之間感情不夠好這個因素給優先排除,雖然說他所排除的大概正是基爾伯特想講的。

  想破頭也沒個結果,斯拉夫青年乾脆將手撐在對方頭兩側,直視著深紅的眼眸認真詢問。

  「……基爾,為什麼不要?」

 

  ……去你媽的你被直接求婚反應難道是:啊哈哈那我們就去結婚吧!這樣嗎?

  好容易才稍微有個喘息的時間,基爾伯特無言的瞪著那個問了史上最笨問題的伏特加熊,他真的很想抄起擺在一旁的伏特加酒瓶然後用力往他頭上摔下去看能不能讓他清醒點。

  想歸想他終究還是沒那麼做──說真的與其搞到滿房間血腥暴力,伊凡還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不要跟他結婚,還不如耐著性子和笨蛋熊講清楚說明白比較快──只能無奈的解釋。

  「打個比方,你被那死婆娘……你妹妹突然求婚的第一反應是什麼?」

 

  一定是逃跑嘛,本大爺問這個阿米巴原蟲都想得出來的答案做什麼。

  或許在大爺心底,伊凡.布拉金斯基的智商真的就等於阿米巴原蟲也不一定,但是他萬萬沒想到這個答案問出口後,得到的並不是伊凡冷靜的回答他「逃跑」這兩個字。

  剛才還對自己上下其手的男人現在非常軟弱的、努力的想把自己高大的身軀完完全全埋進基爾伯特的身體裡,最好融合到變成伊凡伯特.布拉修米特這種東西。

  ……喂喂,噁心死了那是誰啊。基爾伯特邊阻止伊凡之餘邊朝空氣揮了個吐槽用的手刀。

 

  「咿──娜塔、娜塔莉亞不要過來啊啊啊──」

  基爾伯特真的覺得自己的胃現在比起West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媽的你這個制約反應也太絕對太強大了吧。左手擱在伏特加酒瓶上,但是他忍住了。

  或許用那個丟蘋果刀的臭婆娘來比喻根本就是個重大錯誤,但是他除了那個臭婆娘來解釋之外,他根本不知道到底要用誰來比喻才比較恰當。

  ……等等,原來他之於伊凡就等於伊凡之於那個臭婆娘嗎?

  基爾伯特大爺終於發現,在這個奇妙的食物鏈中,他竟然處於最最底層。

 

  「你看,被突然那麼追著說要結婚你也是不要嘛。」

  終於讓伊凡的情緒安撫下來,基爾伯特繼續耐著性子解釋。

  其實也不曉得自己幹嘛突然對那頭伏特加熊這麼好,還要找例子找解釋來跟他說清楚講明白。

  但是這麼解釋下去,伊凡卻依然沒有一絲恍然大悟的神情。

  困惑的戳著基爾伯特的臉頰,而後像是對方所回答的根本就不是提他所出的問題一般困擾。

  「我……沒有突然追著基爾說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

  雖然說剛剛心底是有這麼想啦,可是他還沒訴諸言語訴諸行動呢。

 

  被打敗了。基爾伯特真心的這麼覺得。

  媽的本大爺跟你講東你跟本大爺扯西!就算本大爺現在跟你講的是德文,照理而言你這傢伙應該也聽得懂才對,難不成非要本大爺唸那饒口得要死的俄文不可嗎?

  況且你突然追著本大爺嚷著結婚本大爺只會覺得你被那死婆娘附身而已啊!某位解釋到不耐煩的大爺忍無可忍的捉著對方肩膀大吼。

  「這跟那個不一樣!」

  「嗯,不一樣啊,那為什麼基爾不跟我結婚?」

 

  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明白了什麼叫做秀才遇到兵。

  基爾伯特真的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況就跟●筆小新裡面的媽媽和小新一樣。

  本田菊,你家是不是也遇過這種狀況所以才畫出這部令他現在覺得感人肺腑的時代名劇。

  野原太太,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懂你,他現在真的懂了;只是對方並沒有像小新或者眉毛傢伙那樣的粗眉毛,卻一樣──或者說更加地──難以溝通。

  才在想到底要怎麼做才可以好好的跟這頭熊表詞達意,對方卻又問出一個令他昏厥的問題。

 

  「基爾不喜歡我嗎?」

  廢話,怎麼可能喜歡。這句話在他看見對方的表情後突然卡在喉嚨裡說不出口。

  紫水晶般的瞳裡裝載了認真以及即將放手的悲傷……媽的,氣氛怎麼一架子轉變得這麼嚴肅?基爾伯特愣愣的瞪著對方的臉,然後不太情願的直視著。

  可以的話他是想直接轉開,可破天荒地基爾伯特今天莫名其妙體貼他人起來。

  ──他突然不想看到伏特加熊傷心的樣子。

  騰出一隻手搔了搔臉,小聲回應同時也看像了別處。

  「……也沒有說、不喜歡啦。」

 

  「那為什麼要拒絕跟我結婚?」

  「誰說不喜歡就一定要結婚啊啊啊──」

  可惡、這頭熊維持氣氛的時限不超過一分鐘。

 

  「所以基爾喜歡同居?」

  「同你個……等一下,咱們現在就是同居了吧?」

  為什麼自己要突然順應這傢伙的步調走啊混帳東西。

  基爾伯特突然認真思考起兩個人變成伊凡伯特.布拉修米特的可能性。

 

  「喔……」

  喂,你這意味深長的回應是怎樣?基爾伯特突然不解的望著伊凡。

  對方卻微笑了一會,然後說出那個無論是誰都懶得用的鄉土芭樂劇情。

 

  「原來基爾喜歡同居,因為這樣彼此都可以跑到外面偷吃,然後當大老婆發現自己老公外遇了還可以呼他巴掌順便要贍養費嗎?」

  你這個芭樂的劇情到底是從哪裡看來的?為什麼基爾伯特突然覺得這很像灣娘家某台已經播了不知道多久的娘●──他絕對沒有認真看、也沒有學會裡頭的翻桌技倆。

  等等,好像就是他常常把電視轉到那一台然後放著,接著伊凡去關電視的時候就會看見?

  ……那是剛好、剛好而已啦。

  重點是為什麼伊凡講的大老婆好像就是指自己?

 

  「夠了、不管同居還是什麼怎樣都好,總之突然要結婚本大爺還是要考慮的時間啦。」

  已經懶得再陪這傢伙攪和下去了──尤其是剛才這傢伙竟然以感情不夠好為緣由逼迫自己陪他嗯嗯啊啊,雖然說只到用手解決的地步,可也夠基爾伯特覺得羞恥了──大爺他現在只想睡覺、睡覺!

  將棉被狠狠的蓋到頭上,拒絕對方的意味非常明顯。

  而後,房間突然靜了下來;但是伊凡還在旁邊。

  ……那傢伙又要幹嘛?不鬧又不走。閉著眼睛卻注意著對方的動靜,該不會是自己拒絕的意味太過明顯以致於那傢伙又想玩什麼變態把戲逼迫自己答應了吧?

 

  「基爾……」

  突然想到什麼的聲音在自己旁邊傳過來。

  手隔著棉被環住自己,一會兒乾脆將他自己也一併鑽入這條棉被裡。

  才想要掙脫的同時對方的手卻環得更緊,然後帶著笑意的聲音傳入耳膜。

  「我突然想到,其實當你割讓過來就是結婚了耶?」

 

  …………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突然想到自己當成人家飛地的同時就是結婚了。

  所以說、那張條約上──和自此以後──的名字應該要叫基爾伯特.布拉金斯基嗎?

  「你滾啦本大爺才不承認!」

  「老婆★。」

  「誰是你老婆!滾啊啊啊──」

  「基爾寶貝★。」

  「噁心死了快滾開──」

 

  ……其實,根本就用不著結婚這檔子事就很閃了吧你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