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露普】關於結婚那檔子事(中)

 

 

  問題是北極熊會不會絕種到底干他屁事,可以讓他想得如此專注;也只能說大爺他的好奇心和愛護心太過旺盛,緬懷北極熊的同時也完全忘記了眼前這隻伏特加熊。

  敷衍的下場就是換來對方更賣力的想將自身的注意力拉回,但身體並沒有如基爾伯特鋼鐵般的意志力那麼強盛;胸前被何等粗暴的啃咬舔弄,那份疼痛就會如實的順著神經傳回腦際。

  痛得忍無可忍的大爺終於一把狠狠推開在他胸前狹玩的男人大罵。

  「媽的舔就舔不要咬那麼用力!你當本大爺的乳頭是○啾軟糖還是森●牛奶糖,用含的還嚐不出什麼,非得咬幾口才吃得到那甜得要死的味道嗎?」

 

  ……基爾你吃過對不對?而且還常吃。伊凡真的很想馬上回他這句話,不過他忍下了。

  而且基本上也不會有人把自己的乳尖用糖果來譬喻啊!雖然說對他而言他還比較喜歡吃基爾──乳頭還是下半身他都可以唷──反正吃起來都很甜。

  完全遺忘究竟是為什麼要如此粗魯對待對方的伊凡只是愣了下,露出「基爾你終於理我了」的燦爛笑顏,然後繼續動作,絲毫不理會基爾伯特在他下身的大嚷大叫。

  對他而言,只要基爾的注意力放回他身上就足夠了……等等,話說基爾到底是怎麼吃到那些糖果的?

  管他的,先做完再問好像也不遲?

 

  「去你的、要吃甜食本大爺那裡被送了一大堆,用不著吃本大爺啊你……啊!」

  說錯話了,基爾伯特。只要是人都知道這點──雖然說大爺他絲毫沒有察覺。

  下身被狠狠的擰了一下,敏感的前端將陣痛全數傳回腦袋而後迫使他發出誘人的呻吟。

  被送了一大堆,哪些人送的?危險的瞇起眼睛,對於伊凡而言基爾伯特只能是他的,要收什麼禮物或被送什麼禮物他都應該在第一時間知道才對。

  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現在心態如妒婦般令人恐懼的伊凡,只是在腦中算計著等一下該如何懲罰並好好盤問基爾伯特。

 

  「被送了一大堆,誰送你的?」

  「唔……去你的本大爺幹嘛跟你講、啊啊!」

  理所當然回這種忤逆的言語會受到這種對待,但大爺他的嘴巴就是不受控制。

  他死也不會乖乖告訴伊凡是本田菊家裡的公司研發新產品都叫他試吃,也不會乖乖跟伊凡說為了成功研發出新產品,他這個禮拜已經去醫院掛腸胃炎急診兩次了。

  他更不會乖乖說出為了要求他們補償,特地打電話和本田菊央求說他要小鳥口味的●啾──而且研發成功後他要一箱留著當紀念──絕對不會!

  ……只是基爾伯特從來都沒想過他的要求大概永遠都不會實現吧,這世界上是有幾個人知道小鳥口味吃起來到底是什麼味道啊?

 

  「基爾不說就算了,這個我不急著問。」

  反正以後多得是時間「好好地」問,伊凡從來就沒忘記過他原本目的──基爾,我們快點去教堂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

  然而先前基爾伯特卻異常果決的和他說了不要──實際上是基爾伯特根本沒搞清楚狀況就回應,回過神來他現在也已經欲哭無淚的在床上陪著伊凡嗯嗯啊啊了──令他非常難過。

  似乎是從基爾的書櫃裡面翻出來的──普魯士人、或者說是德國人都很相信書面資料,那他就婦唱夫隨也相信一次好了──不知道哪本書,上面記載著促進夫妻感情的最佳十種方法,其中一種正是一週定期幾次做愛,至於其他那九種看上去就很麻煩,所以他放棄。

  像是他並沒有那種閒功夫每個週末都特地去買一堆蠟燭然後親手做什麼燭光晚餐,因為基爾伯特只會很沒情調的把蠟燭吹熄然後開電燈,順便訓他一頓說有電燈幹嘛不開電燈你這神經病。

  他也沒那個閒時間挑個湖泊,然後在上頭划船到湖中央送基爾伯特項鍊戒指,基爾伯特只會想起以前楚德湖戰役他莫名其妙的輸給了自己,會突然憤怒的對著自己比中指最後無所不用其極的想把自己踹進湖裡。

  ……書上說的九種裡面無論哪一種都只會讓他被基爾伯特踹,所以做愛比較快,伊凡看完書以後真心這麼覺得。

 

  「媽的……本大爺也不急著和你做、呃嗯!」

  突然弱點被伊凡完全掌握,長了些薄繭的手掌徐徐抽動同時也帶來了極大的快感。

  該、死的……是積太久了嗎,怎麼突然感覺好舒服……掙扎的身軀漸漸安靜下來,轉變成配合的扭動;基爾伯特乾脆將這種莫名其妙的轉變歸咎於自己平時沒有用左手好好對待小基爾。

  前端因摩擦與時間的推進而滲出些許透明液體,開始配合的伊凡手部動作推進腰部;伊凡,本大爺想要更多、握緊一點……基爾伯特混亂到已經不知自己究竟有沒有說出那些話。

  只是對方的手掌突然從摩擦轉變成用指尖搔刮著頂端、而後一推到底。

  突如其來的刺激令基爾伯特提高了音調喘叫,羞恥的噴濺在對方掌心中與身上。

  「呃、啊、啊啊──唔……」

 

  趁著對方才剛爆發的同時,伊凡輕輕摩挲了下沾附著濁白的手。

  將手靠近唇邊而後舔弄,順帶以齒拉下了早已污穢的手套,柔軟的聲音緩緩發問。

  「……吶、基爾要不要和我結婚?」

 

  想當然爾,某位剛到達高潮的大爺根本沒聽見。

  他只是在模糊片段間看見伊凡莫名其妙露出邪佞的表情,然後嘴唇開闔著像是在和自己說話──可是聲音怎麼聽上去那麼遙遠啊,他想──那些聲音組成的音節卻無法在他腦中組成文字。

  況且那個脣形不知道為什麼像在問他「基爾,要不要繼續?」

  ……管他的,反正伊凡說什麼他搖頭準沒錯。這麼想著,而後顫抖著唇虛弱的開口

  「不、不要……」

 

  …………

  伊凡.布拉金斯基,距離求婚成功這個結局依然是非常遙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