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十月祭/露普】之三、臂彎

  時間是如何流逝的,對於他們現在其實不怎麼重要。

  好比天上人間的時間對比吧,他們比起一般人類長壽、也韌命許多。

  他等了基爾伯特幾十年幾百年,照理而言往後的時間他一樣可以慢慢等待。

  可是,最近卻暮然心焦起來,總覺得時間好像不夠用了。

  他逼迫基爾伯特的次數漸漸頻繁──快要,撐不住了嗎?

  類似毀滅的自覺總在最近繁複的湧上自己的腦袋心頭,真的快要崩毀了嗎?

  這過份龐大卻又硬要別人和自己共存的軀體啊……

 

 

  「基爾。」

  昏暗的房門口傳來一道暖黃,基爾伯特不禁厭惡的瞇起眼睛。

  他認得燈光之後的聲音、之後的身影、之後的一切以及之後所會發生的一切。

  本能的躲開那道光線,對方卻提著小燈步入房間。

  為什麼只提著個小油燈基爾伯特並不明白;但大致上不難猜出,三更半夜的,九成九是伊凡自己瞞著宅邸上下所有人偷偷跑來。

  ……有對他憎恨到做出這種三更半夜來施虐的扭曲行為嗎?

 

  才不管基爾伯特到底是怎麼想的,伊凡進入房間後便將燈擱置一旁。

  模模糊糊的感覺莫名地令基爾伯特煩躁。

  揪緊棉被後將目光移轉至那衣著依然與白天──甚至可能是昨天──相同的大衣,而後皺起眉頭:真是夠了,這傢伙該不會昨天沒洗澡吧?

  滑稽的想法一下子竄入腦海,下一秒便搖搖頭想把這種可笑的想法扔去。

  注意到了對方的動作,伊凡疑惑的開口。

  「……不舒服?」

 

  腦袋很愉快的發出當機聲響,基爾伯特不禁愣愣往伊凡的臉上看過去。

  剛剛那三個構成關心問句的話語,應該不是由眼前討人厭的男人口中所發出的對吧?

  可是他剛才真的聽見了那軟呼呼、溫綿綿的聲音問出了不舒服三個字。

  應該、不是對著自己的吧。惡寒的感覺催促著他馬上就這麼想。

  腦袋浮出了自己帥氣的迷你版本──就算迷你,他基爾伯特大爺也依然帥得跟小鳥一樣啦──像安慰現況似的透露出了這種句子,下一秒便被腦袋的另一個還是很帥的自己打得煙消雲散。

  ……房間就只有自己跟他,難不成伊凡傻了會問伊凡自己不舒服嗎?

 

  「……基爾?」

  卸下手套的掌心掀開了瀏海貼上額頭,微冰的觸感刺激著觸覺。

  意識到伊凡的這種動作,他便非常帥氣的、驚悚著臉在床上向後爬行,直到撞上了床頭。

  怎、怎怎怎麼可能!這傢伙是不是三更半夜睡不著覺就導致性格大變的類型啊?

  非常發達的左腦運算著各種可能性──當然,太過發達的結果以至於基爾伯特無論如何的努力思考,腦袋運轉搜尋結果下來的符合選項依然是零──他依然死死瞪著反常的伊凡。

  這傢伙先前幾天……甚至昨天都那樣、那樣羞辱著自己,突然的關心反而令人覺得有詐。

 

  「……」

  幾乎不可聞的嘆了口氣,和先前撫摸自己頭髮的那時候一樣。

  不過,他沒那麼笨了;基爾伯特全身戒備著,就怕下一秒那傢伙又與之前相同。

  『被騙了呢。』這句話到現在仍死死的打在基爾伯特的腦海中。

  受過一次教訓就會學乖,這或許都是人……動物的天性。

  就算自己抵抗了下場大概也沒什麼差別──伊凡這傢伙很奇怪的總明白自己的弱點在哪──可基爾伯特就是不想如同那次一樣,毫無防備的被揪住頭髮而後被施虐。

 

  「把那醜陋的獠牙收起來吧,我不想對你做什麼……至少現在不想。」

  有些沉重的字句竄入耳裡,十足震響了基爾伯特的耳膜。

  在下一刻便馬上挑起了一邊的眉毛,挑釁的看著伊凡;那擺明不相信的表情卻令伊凡下腹竄過一絲滾燙的甘疼,是了,他最喜歡在基爾伯特艷麗的臉龐上,看見這種鶩桀不馴的樣子。

  只不過,現在有比把那人壓在身下好好蹂躪更重要的事情。

  「你知道,我跟那些資本主義者吵翻了嗎?」

 

  基爾伯特開始認真的盯視著伊凡的身影,無論有多厭惡這討厭的伏特加熊,他也知道對方現在說的是正經事;而他基爾伯特大爺並沒有幼稚到對方在說正事的時候,還鬧彆扭的習慣。

  其實伊凡根本是明知故問。他被關在這個小房間那麼久,久到連他自己都不清楚現在究竟是西元幾年幾月,所以那柔軟的音調接下去說了。

  靠在牆上,昏黃的燈光照耀著伊凡的臉龐;也不清楚是不是錯覺,基爾伯特感覺那高大男人的側臉上寫滿了不解與疲倦,而更多的卻是誓死到底的決心。

  ……究竟是怎麼了?想這麼問卻沒臉問出口,何況對方並不是問就能得到解答的那種類型。

 

  「戰後……不,其實戰爭後期我跟阿爾弗雷德那傢伙就有點合不來。」

  輕描淡寫的帶過他與資本龍頭每況愈下的惡劣關係,伊凡並不是那麼願意在基爾伯特面前提起關於自己的人際交往;更何況他要說的問題核心並不是這個。

  也沒那意願去聽伊凡的人際流水帳,不耐煩才要開口催促時,對方便舉起手阻止基爾伯特開口。

  「總之,吵了這麼久,我們決定將彼此所據有的土地、勢力範圍給分隔開來。」

  右眼皮重重跳了一下,基爾伯特的第六感告訴自己,如果再聽下去就會知道不好的事情。

  可是伊凡的聲音並不會因為自己心裡吶喊著不要聽就停下。

  ──分隔開來。基爾伯特多多少少也知道這句話後,伊凡接下來究竟要說些什麼。

  「……你和路德維希,我們決定要將你們兄弟給分開來。」

 

  震撼彈投下的瞬間總是令人感到眼冒金星頭昏眼花。

  可基爾伯特聽見這種消息時,意識卻清醒得令自己覺得可怕。

  ……搞什麼,這種玩笑也太不好笑了;可是伊凡也不是在開玩笑,沒有笑的必要。

  雖然說被帶到這裡,被囚禁著被鞭笞著;可他與弟弟之間的聯繫依舊沒有破碎。

  他們之間的聯繫還依然用那發黃的信紙、用那簡短的電報、甚至是幾分鐘的電話給緊扣著。

  而今就為了那兩個傢伙,他們就要受到這種牽連?

  少把他們當成物品了!

 

  「你們……」

  氣得雙手緊握成拳還顫抖著,基爾伯特只覺得若伊凡那傢伙有祖宗十八代的話,他絕對問候得出來,還是從第一代仔細問到最後一代的那種。

  好,很好。完全壓抑不住的從床上躍起,事到如今他也不管混帳伊凡之後要怎麼報復自己了,不狠狠揍他一拳他就不叫做基爾伯特、不叫做普魯士。

  看著伊凡冷冷望著自己,基爾伯特只當他是有心理準備了。

 

  「媽的,老子不揍你名字就倒著唸!」

  這麼威嚇著,舉起左手掄拳就要往伊凡臉上打下去。

  拳頭才要碰上伊凡左臉頰時,卻被輕而易舉的檔了下來。

  「……發燒,才剛好吧?」

 

  困窘的想後退,基爾伯特也知道剛痊癒的自己沒多少力氣,可被輕而易舉的擋下簡直傷了他的尊嚴──搞什麼,好歹他也是個男人,就這麼輕鬆的檔開當他是布娃娃嗎?

  伸出去攻擊的手卻在下一秒鐘緊緊握住拉回。

  引力的作用令基爾伯特不得不順著拉力往前撲,立刻被困在伊凡的懷裡。

  噢,身高體型的優勢打起格鬥來還真他媽的方便,大爺我也想要這種身高這種體格啊。那被環抱著的男人想著的不是掙開而是這種事情。

  也就只是因為一瞬間羨慕的念頭,基爾伯特被抱得更緊了。

 

  才意識到並想退開,伊凡的頭卻迅速的靠自己。

  靠近自己耳畔,因角度和頭髮,他看不見伊凡的表情,卻聽見了那柔軟的嗓音,因苦澀而有些低沉沙啞;他是這麼說的,令基爾伯特不曉得該相信還是不相信。

  「……基爾,對不起。」

 

  慾望在瞬間被壓得無影無蹤,現在只想要守著。

  好溫暖啊。他這麼想著,可是不清楚溫暖的是自己無形的眼淚還是那人的體溫。

  如果可以,他希望基爾就這麼鎖在他臂彎裡,再也別出去了。

 

 

      這邊是很快樂的玩家分歧選項。(眾:你當這是遊戲嗎還分歧選項(痛毆十三)

→接受伊凡的道歉。

→推開伊凡並狠狠的揍他。

→撇過頭什麼都不說。

 

十三真的會照多數的選項走哦啊哈哈哈哈^q^/。(喂)

另外,沒有提供攻略這種服務哦^q^/。(某個咎狗跟拉麵頭玩太多的傢伙被拖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