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早很多的生日賀】其實,是傳說中的老梗。

 

  「喂,基爾,你聽說過了沒?」

  那是個同樣也平凡無奇的早上,同樣的面孔同樣的兩人,現在正同樣的各將一隻狼爪搭在他的肩膀上。

  懶洋洋的將赤紅的雙瞳掃過那兩人,基爾伯特並不想搭理他們。

  混蛋,他想睡覺啊不要吵他!

  要知道前天他才因為……而熬夜他旁邊的伊凡.布拉金斯基睡得安穩甜美皮膚光滑,他卻只能忍受著腰痛、那裡麻還一夜未眠!

  現在他基爾伯特大爺可是沒有睡覺的哦,可是凶暴又具有攻擊性的哦,不要吵他!

  當然,這些看上去有些啟智的吶喊只在基爾伯特心裡;實際上他只是照著原本的姿勢,繼續側著頭趴在桌面上,讓他的損友們對著他戳戳捏捏。

 

  「喂喂,基爾。」

  現在不只法蘭西斯,連安東尼奧也開始戳捏著大爺他帥氣又光滑的臉蛋了。

  可惡,老虎不發威你們當老子是病貓就是了?

  憤怒的從桌子上撐起並伴隨著殺意的眼神,左右掃視了下那兩人後,基爾伯特才緩緩的問。

  「聽說什麼?」

 

  「學校後面的那顆石頭啊。」

  只可惜他瞪的不是別人,這兩位損友對於基爾伯特這種凶暴兔子般的舉動早就習以為常,只是聳了下肩膀對視而笑,繼續把焦點轉回那名快要被他們惹到炸毛的友人。

  眉毛稍微挑高,他是有聽班上那群嘰哩呱啦──尤其喜歡亞瑟.柯克蘭他們家特產的精靈──的女人們去討論學校後面的那顆石頭。

  只是很抱歉,他基爾伯特大爺沒去注意那種對他沒好處的東西呢。

  他寧願花更多時間在於捉小少爺跟男人婆的小辮子啦,怎麼整損友啦,或者如何逃避那該死的伏特加圍巾混蛋的追殺──傳說什麼的,他才沒興趣。

 

  「沒興趣明白。」

  理所當然的回應了這句話,而那兩名唯恐天下不亂的損友似乎早就知道他會來這麼一招。

  一搭一唱的攬住了他的左右肩阻止他繼續回座位趴著睡覺,法蘭西斯首先開口。

 

  「嘖嘖,哥哥我還以為你早就知道了呢。」

  憐憫的目光瞬間降落到基爾伯特身上,後者則被打擊到似的頓了一下。

  媽、媽的,他不知道不代表以後不會知道好嗎!才在心中這麼吶喊,安東尼奧又接續著法蘭西斯的話,在帥得跟鳥一樣的損友內心中補上了第二擊上勾拳。

 

  「咦?全校都知道那塊石頭的傳說了呢,基爾你不知道嗎?」

  ……不要用那種驚愕的眼神望著他!他是帥氣到不可一世的基爾伯特大爺啊!

  只不過……只不過是不知道這麼一件事情而已,為什麼要鄙視他啦!

  損友們見在他們中間的那名帥氣傢伙已經明顯動搖,決定再一搭一唱的補上最後一記。

  「……我看基爾你可能要把『最帥最流行』這句話讓給別人了呢?」

  「連那塊石頭究竟是在傳說什麼都不知道,哥哥我可比你帥上好幾倍了唷?」

 

  然後,在他們中間的那名帥氣男人終於投降。

  「好啦好啦那到底是在講什麼你們快點說啦!」

 

 

  「什麼午夜十二點在那邊接吻的人就會一輩子不離不棄,那不是騙愚蠢傢伙的傳說嗎?」

  哼了兩聲,聽完這老梗到不行的傳說後,基爾伯特真的只有這種想法。

  媽啦,那不是市面上便利商店架子都擺著的一種老梗封面、外加裡面只要看了五分之一就完全明白他到底在說什麼的老梗內容才會有的產物嗎?

  什麼時候這種老梗終於入侵到他們校園來了!

  而且為什麼還會有附帶條件:生日的時候這傳說會更為靈驗!

  騙小孩也不要騙到黑塔利亞學園來好不好!

 

  「……所以呢,你們告訴本大爺的這用意是什麼?」

  奇怪的看了看那兩人,笑得還別有用心;他週遭該不會有人生日……啊。

  該死,今天十二點剛好是伊凡.布拉金斯基那傢伙的生日。

  基爾伯特突然了然於心的表情令其他兩個損友不懷好意的彎起嘴角。

 

 

  「混蛋,想都別想!」

  忿忿的對那兩個損友怒吼,無奈兩拳難敵四手,基爾伯特依然只能乖乖的被那兩人架著走。

  也因此他現在唯一自由的就只剩下嘴巴,叫囂聲不絕於整個黑塔利亞學園。

  只可惜,基爾伯特的喧嘩吵鬧大嗓門早就成了這學園的特色之一;說穿了就是:就算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任何人來救你的啦。

  一般來說他自己也知道怎麼叫最多就是引來人家的側目,可是現在嘛……

  混蛋,他就算叫壞了喉嚨也不要任由這兩個變態對他上下其手!

  ──他會掙扎得這麼劇烈其實都得回歸到五分鐘前。

 

  「……喂!為什麼本大爺非得為他穿成那副德行!」

  抓著那充滿了蕾絲邊以及緞帶的粉藍色洋裝,基爾伯特現在的表情大概只能用「他媽的」來形容;去他們的為什麼不過就只是要給那圍巾混蛋一個驚喜他就得穿成這樣?

  何況那圍巾傢伙生日干他屁事啊畜牲!

 

  「哎,就當作妻子偶爾的謝禮怎麼樣?」

  某個金色中長髮的惡友人這麼提議。

  當然下場是被抓著洋裝的基爾伯特狠狠駁回。

  「……媽的誰是他妻子了。」

 

  「那就當作伊凡同學平常對你的照……」

  安東尼奧才說到一半,嘴巴便被惡狠狠的塞入了一顆番茄。

  如同那水果一樣豔紅的眼眸帶著一股名為殺氣的眼神。

  「他哪裡照顧大爺我了你最好給本大爺說說看!」

 

 

  也因此,軟的不行就只能夠來硬的。

  所以這惡友兩人便努力的,拖著基爾伯特往更衣室前進。

  掙扎的途中,基爾伯特終於問到了關鍵的句子。

  「混蛋!那圍巾傢伙是有給你們什麼好處嗎不然幹嘛這麼心血來潮的幫他!」

 

  「基爾……」

  這句話終於成功的使那兩個損友停下。

  將基爾伯特扶起,才以為那兩個傢伙破天荒的要對他坦白說:基爾我們對不起你,我們被伊凡.布拉金斯基威脅說如果不把你這樣這樣的話,他改天就要對我們那樣那樣!

  真的是這種理由的話,他或許還會歡喜做甘願受。

  只可惜他遇到的不是別人,正是他的那兩個損友。

  「沒有啊,因為這樣很好玩嘛!」

  「……去你們的你們這兩個混帳啊啊啊啊啊!」

 

 

  該日晚上,基爾伯特依然被硬逼著穿上了那粉藍色的洋裝──如果他再打死不從的話,法蘭西斯說他手邊還有粉紫色粉紅色甚至是大紅色的短裙。

  ……突然覺得這群損友一開始對他算仁慈了。

 

  放學時分那兩個傢伙就這麼把裙子塞給他並跟他說晚上十一點到那塊石頭旁邊等伊凡。

  喂喂為什麼非得要大爺他去等而不是伊凡去等他!

  邊咕噥著邊提著裙子一屁股坐在石頭上,反正到最後就一定是跟那圍巾笨蛋接個吻喇個舌最後再說聲生日快樂做結束嘛,這麼老梗的劇情他都會了。

 

  將手機拿出來把玩,基爾伯特望著上頭的時間,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

  為什麼要他這麼早出來,現在離十二點整至少還有個四十分鐘。

  在下一瞬間,他馬上知道答案了。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咱們等這天等很久啦。」

 

  ……喂喂,法蘭西斯你們有沒有搞錯?

  他現在眼前的這一群傢伙絕對不是伊凡.布拉金斯基使出了分身術。

  這群分明是他之前看不爽就打的那群混蛋嘛!

  所以說他們的意思是在伊凡那傢伙來之前要揍這群傢伙打發時間?

  這種心意固然是很好啦,但是他穿著裙子,而且昨天被幹了什麼你們這群混蛋知不知道!

  好像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反正這麼弱的一群雜碎他屁股就算摔成四瓣都打得贏。

 

  只是,兩拳難敵四手,猛虎難敵猴群。

  強勢如基爾伯特也在身體狀況不佳和過長的裙子阻礙行動下逐漸敗退。

  基本上,這作者用了這麼多老梗,伊凡這種時候就應該出來英雄就美了。

  所以很閃亮的,那個披著圍巾的蒙面圍巾俠……不是,是伊凡˙布拉金斯基終於從某處陰影中走了出來,伴隨著他手中那根銀白到會發光的水管以及陰側側的微笑。

  以及之後很老梗的伴隨著雜碎們就是一定要給伊凡爆打一頓作為結束。

  「嘛,敢動他也真不知道你們是有膽還是沒了腦袋……」

 

  「可惡,你們給我記住!」

  嗯,也很老梗的拋下這句話,雜碎們落荒而逃。

  基爾伯特突然間覺得,這麼老梗的故事內容該不會是他那兩個損友編好的?

  尤其是這種像是哄小孩的情節,怎麼想都覺得是安東尼奧去哄他家那小鬼的床邊故事集裡面才會有的東西。

  紅色的雙瞳銳利的往四周一掃,卻依然只有校園內的群樹以及旁邊那塊岩石。

  ……多心了、嗎?

 

 

  「嗯?基爾,你現在還有心情看旁邊?」

  突然下巴被指尖捏住並硬生生的轉回,基爾伯特吃痛的瞪著那隻手的主人。

  不服輸的拍掉那隻手,只是下一秒下巴又被箝制住。

  見掙脫無效,基爾伯特只能沒好氣的詢問。

  「你到底想怎樣?」

 

  「嗯哼?不怎麼樣呀,只是基爾你現在看起來好撩人。」

  意有所指的看著基爾伯特方才因為混亂而撕裂開來的裙子,水管還惡意的去撩開他。

  慌忙的後退開,努力想遮掩那早已經成為高叉藍旗袍的洋裝,可惜水管總是快了他一步。

  「都穿成這樣誘惑我了,就不要跑嘛,基、爾★。」

 

  那天晚上,慕名傳說而來的情侶們都聽見了恐怖的叫聲。

  然後,那恐怖的叫聲漸漸轉變成了令人感到臉紅心跳的喘息聲。

  只是,他們都不會明白,那聲聲誘惑人們耳膜的呻吟,其實都是他們所想像不到的人發出來的。

  嗯,除了那兩個因為好玩而了然於心的損友們除外啦。

 -
                                    ──FIN.
後記:
   雖然說他爆字數了可是看起來依然是個老梗(痛哭)。
   唔哦哦貓餃餃十三是老梗飯對不起啊啊啊啊──(夠了要懺悔滾到被窩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