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露普】巴斯比之椅。



  距離那個該死的伏特加混蛋坐壞他椅子也過了一個星期了。
  亞瑟.柯克蘭現在正一臉疼惜的看著他那張理應殘破不堪、不荷再度使用,現在卻僅僅是包著繃帶還有些裂痕的詛咒之椅。
  媽的,現在要對個漢堡笨蛋怎樣都無所謂了,至少他現在要對伊凡報椅子的仇!
  不甘心的金髮青年緩緩的,將話筒舉起。


  位於大雪中的莫.斯.科伊凡家,現在也非常和樂的在進行每家子都有的你追我跑嬉戲玩鬧。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世界末日恐怕也要到了。

  「基爾伯特你給我站住!不准勾引我哥哥!」
  原本穿著長裙應該是不怎麼便利於行動才是,可是基爾伯特現在驚慌失措的逃竄就證明了,在娜塔莉亞這名女人的身上,就算穿的是鋼鎧,她依然能以接近神速的速率逼近基爾伯特。
  不僅如此,在這兩人中間也同樣的夾雜了一個驚慌失措的男人──雖然說,他和這場追殺本來一點干係也沒有。

  「嗚啊啊啊啊──基爾救救我啊!」
  這場鬧劇似乎是伊凡家日日都會上演的一齣戲碼,終場則可能會以基爾伯特被娜塔利亞擊倒作為完結;或者基爾伯特帥氣的躲過娜塔利亞追殺,伊凡卻對他說:「好開心哦我們來慶祝吧!」然後撲倒再來嗯嗯啊啊作為一個結束。
  ……似乎對基爾伯特來說,結局下場都差不多?
  總之,那英明神勇的基爾伯特大爺胃了讓自己能夠成功一次躲過兩項災害,至今仍在努力且不值得憐憫的,在人家家裡到處亂跑亂竄著。
  然而,今天似乎上帝特別眷顧他,電話在此時響起。

  「喂喂,等一下!」
  趁著後頭那兩人都還沒反應過來前,基爾伯特搶先掀起了那隻可憐電話的話筒,粗聲粗氣的對著電話另一頭的紳士問話。
  對方似乎很不開心基爾伯特那因為剛疾走完畢而像野獸喘息的聲音,碎碎念了些什麼才說明打電話的來意。
  明明是很緊張的氣氛,現下其餘二人卻因為基爾伯特突然專注的聽講而停下動作。
  含糊的對著對方寒喧幾句話,在掛上話筒時還不時的念著『英式禮儀真他媽的麻煩。』
  而後才後知後覺的注意到,那兩人已經開始凝聚殺氣的視線。
  「……幹嘛這樣盯著本大爺看?」

  好不容易閃過了一隻飛刀順便躲過了伊凡那不知道為什麼朝他襲來的水管,基爾伯特揉著撞到桌角的額,生氣的對那兩個即使做錯了也絲毫無愧疚之意的兄妹大吼。
  「那個料理兵器請本大爺去玩啦!」

  伊凡略微挑眉,去玩?有這麼單純嗎?
  可是基爾伯特似乎真的悶在家裡很久了,不放他出去大概又得大吵大鬧一番。
  雖然說剛剛陪著他玩也不會無聊……他才不是怕娜塔,絕對不是。
  默默搭上基爾伯特的肩膀,伊凡盡量讓自己看上去很嚴肅的開口。
  「我也去。」


  被遺留在家中的娜塔莉亞現在望著那插著一根飛刀的門板愣然。
  真不愧是哥哥,出門的速度又更快了呢……
  真的是越來越想和他合體了!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回家記得要和我結婚結婚結婚哦──


  「……為什麼伊凡也來了?」
  明明計畫就該死的很順利,打電話過去是基爾伯特接,對方也很爽快的答應了要來,為什麼伊凡.布拉金斯基這個搗亂鬼會在這裡啊啊啊啊啊──
  這樣他要怎麼實行詛咒基爾伯特計畫啊啊啊──

  ……是啦這樣是很無恥沒品下流又不像紳士,可是要傷害到那可惡的伊凡.布拉金斯基,唯一的方法就是讓基爾伯特受傷!
  可是為什麼……那傢伙也跟在基爾伯特屁股後面來了呢……

  「哎啊,不管啦,茶呢?」
  基爾伯特似乎不怎麼在意跟在自己身後,不時還發出詭異電波的伊凡。
  這明紅眼男子現在只是非常小心翼翼的,想著不要去動到亞瑟家除了茶以外的任何食物。
  正當亞瑟也老實的準備放棄,想去端茶杯給基爾伯特時,一切都這麼發生了。


  「基爾,那張椅子你不能坐!」
  伊凡緊張的聲音從亞瑟身後傳出,轉過頭觀看情形時,伊凡正以自己作為護墊,將基爾伯特擱置在自己大腿上;而兩人身下的椅子,便是他忘記收起來的巴斯比之椅。
  慘了慘了慘了又要爆一次啦啊啊啊啊啊──
  才這麼想著,椅子也隨之爆炸,可是,那名始作俑者卻沒了先前幾次一臉輕鬆的樣子。
  ……難道說,椅子的詛咒疊加到伊凡終於受不了了嗎?

  「喂!伊凡!」
  基爾伯特緊張的從對方身上起來,而後將他扶起。
  望著伊凡慘白的面龐,紅瞳憤怒的瞪向還拿著杯子的亞瑟。

  「等等!那張椅子我一開始本來就沒想給你們坐的!」
  慌忙的辯解。要知道,就算現在是個城市,基爾伯特發起飆來還是殺得死人的。
  ……雖然說,他一開始是想給基爾伯特坐啦。

  「基爾……沒關係……」
  感受到袖子被輕輕拉扯,基爾伯特緊張的看著伊凡。
  對方的臉已經不能說慘白,是得以慘青來形容了!
  「我只希望……基爾在我最後一刻時,吻我就好……」

  「伊凡!」
  對方終於像是失去了控制的玩偶閉上那雙紫晶色的瞳。
  再也,不動了。
  只能夠,在大腦反應前顫顫的將唇附上。

  ……這個目中無人的小鬼、這個不顧本大爺意願就強行闖入本大爺世界的傢伙!
  這個、這個不負責任的笨蛋!
  為什麼脆弱到……可以被一張椅子就擊倒啊你!
  你這個笨蛋!

  脆弱的淚珠終於不顧一切的滾滾而下。
  基爾伯特現在已經顧不上尊嚴、談不上顏面。
  連他唯一的羈絆,現在也失去了。
  被一張椅子弄掛的伊凡.布拉金斯基……


  然而,椅子的主人卻絲毫沒有要安慰的意思。
  因為他發現了……
  媽的你對著我比什麼勝利手勢啊伊凡.布拉金斯基!
  而基爾伯特也很後知後覺的才發現,那傢伙不過是詐死而已。
  雖然說,那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