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單篇】手。

 

  執著菜刀的手上長著斑駁的的老人斑。

  每一日、每一日,你大多時候都待在燥熱的廚房內。

  每一日,不分春夏秋冬。

 

  做出的菜總令之前的我感到噁心,油膩且奢華到令人難以下咽。

  匆匆的揀了幾樣青菜挾在碗內便想逃之夭夭,卻總是被眼尖的你抓了回來。

  肉要吃,才營養。每次都這麼說著,手也忙不迭將滷得爛熟的豬腳挾進我碗內。

  頓時,碗中飯菜的份量從凹陷轉變成突出。

 

  然而,總是不知好歹的將你挾給的豬肉剩下。

  有些惡作劇心理的想看你究竟會不會氣得暴跳如雷。

  看著你步履蹣跚的走近洗碗槽,看見了我那個碗,沒有生氣也沒有什麼,就僅僅只是嘆氣。

  嘆氣,而後將我的碗捧起,默默的將那隻豬腳拿起來吃掉。

  蒼老白皙的手與滷得已經有些棕黑的肉成了對比。

  我看著,莫名的一股火氣和懊惱湧上心頭。

  ──卻只是刻意去忽略那在廚房喃喃自語的語句。

  「年輕真好啊,不吃肉依然能這麼活蹦亂跳呢。」

 

 

  夏日,暑假總是我最喜歡的日子,總愛打電動來消遣時間。

  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螢幕裡的人物死了又死,脾氣也跟著夏日高漲的溫度,一股腦的沖了上來。

  偏偏這時你總會出現,而後倒楣的成了我的出氣包。

  拿著一盤西瓜緩慢的走來,直接的遞在我面前,還很剛好的遮蔽了我的視線。

  不耐煩的嘖了聲想無視那隻手,奮力的扭過頭想繼續與螢幕中的虛擬人物奮鬥;只是,那雙蒼老的手卻不屈不撓的,連著西瓜一同遞了過來。

  因為你有重聽,以及我早已到達頂點的怒氣無可宣洩的緣故,我尖叫著要你走開。

  尖叫著,到鄰居可能以為這家子在吵架的音量要你滾。

  如同深潭般的瞳只是深深的望了我一眼,那時我似乎看見了傷心。

  可是,對不起,這種話在那時,我死也說不出口。

  ──如今再說,似乎也來不及了?

 

 

  而後,我一直以為這種相處模式會繼續下去。

  一直,這麼天真的以為,卻完全忘記了時間總喜歡在人類的皮膚上,刻下一道一道再一道名為「蒼老」的痕跡。

  蒼老所伴隨的,有可能是孤寂,但更可怕的,是病痛。

 

  你病了。在醫院裡,我躲在遠遠角落看著在雪白的床上,那略顯孤單的你。

  我就在醫院、在你附近,卻始終不敢、也不想邁開腳步走過去。

  我害怕面對你,更害怕你說出令我費解的句子。

  很害怕很害怕,你會不會在說完的下一秒就闔眼。

  ──心臟對著自己吶喊著「我不要」三個大字。

 

  只是,即便吶喊著我不要,腳卻依舊自動的離開了醫院。

  狠心的離開了你並拋棄了你。

 

 

  萬般不情願的跟隨著爸爸來到了醫院,你那雙手變得更為乾癟。

  病床的雪白也抵不過你病態的蒼白,莫名的,我心臟重擊了一下。

  明明是對你感到厭煩的,明明是對你感到厭惡的……

  如今,心臟卻拼命、拼命的尖叫「不要走」三個字。

 

  你看見了我,嘴角露出了跟以往一樣的笑容,只是,是勉強的。

  把我叫到了床邊,那雙粗糙的手撫上了我的臉頰,一遍又一遍。

  然後,像是懷念般的,這麼說。

  「年輕真好啊,阿嬤年輕的時候也是這張粉嫩的臉呢。」

 

  年輕真好啊。你總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將我洗腦到不得不認同這句話。

  年輕真好啊。就不會像你一樣有肝病一樣,躺在床上等著死神來接你。

  年輕真好啊。就不用像你一樣如此忙碌,天天得在廚房火裡來水中去。

  年輕真的,好好啊。

 

  那雙手最終,只摸到了我的臉,從此以後再也沒辦法去感受任何事物了。

  最終最終,只能摸到我的臉。

  而後,從三十六度開始下降,成為了與醫院同樣氣溫的二十六度。

  冰冷,與儀器發出的嗶嗶聲一樣令人絕望。

 

 

  結果是你離開了我,拋棄了我。

  這麼怨天尤人的想著,回到家後默默的打開冰箱門。

  還冰著你每天都會滷的豬腳,我拿出並放在鍋子裡溫熱。

  而後吃著,卻只嚐到一點也不油膩、甚至有些酸澀的豬腳。

  「這是詐欺、詐欺……」喉嚨被某種東西──也許是豬腳──塞滿到說不下去了。

 

 

  我懷念著消逝的感覺。

  撫上我細緻臉頰的粗糙手掌是多麼突兀。

  如今,我卻真切的感受到。

  那曾經粗糙的指尖和裂開的手掌。

  ──已經不復存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