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獨普】講真的標題要定什麼啦(死)

 

 

 

  「哥!」

  銬上手銬,冰冷的金屬沉重的掛在對方手腕上;明明責任不是自己承擔,可是心卻比那鐵製的手銬還要沉重萬倍。

  那銀白髮色,曾比自己高大的男人轉過身來,而後露出一抹笑容。

  雙手因鐵的桎梏而有些不便,可依舊順利的摸上了自己的頭,揉亂了梳理得一絲不茍的髮絲。

  寵溺之意即使到了這個時候,仍顯而易見。

 

  「West,抱歉……」

  那和自己述說的最後一段話,卻只是道歉。

  沒有責難也沒有先前斥罵的恨鐵不成鋼,就只有淡淡的,歉意。

  那抹笑容在自己如矢車菊般耀藍的眼中,添加了只有藍色才覆蓋得上的悲傷。

  明明是自己太過弱小,為什麼兄長卻跟他道了歉?

  「沒能……來得及把世界獻給你。」

 

  那是最後一句話。

  哥哥在圍牆築起前和自己說過的最後一句──也是最溫柔──的一句話。

  沒能來得及把世界獻給你。

  ……可是,哥哥,我只要你就好了啊。

 

  彼此分離前所緊握的手掌,纏繞指間的觸感是多麼的真實又虛幻。

  然而放開了手以後,遺落下來的是兄長在此之前絕不離身十字架,以及……

  夢想。

 

  剎那間失去兄長的日子讓路德維希慌了手腳。

  雖然說取而代之的,是難得一見的和平──他們只要普..士就夠了嗎?

  只要屬於他的右邊就夠了嗎?

  他該感謝敵人這種殘酷的溫柔嗎?

 

 

  遙遙望著那道城牆。

  分離他與哥哥的地帶,上頭有著人監守,無論是看得見的還是看不見的。

  總之,過去了就會被步槍毫不留情的射殺吧。

  哥哥是不是也……和他一樣站在這牆的彼端呢?

 

  不自禁的往牆靠近了些。

  聽見槍舉起並上膛的聲音令路德維希不得不回過神。

  再靠近一些,就會被射殺吧?

  理性在此時發揮作用,路德維希乖乖的朝後退了一步。

  不能死。這麼告訴自己。否則哥哥的犧牲就毫無意義了。

 

  再次看著剛築起的高牆,路德維希就只是這麼的觀看。

  然後,也不知道是偷工減料或是疏失,牆壁出現了一道肉眼顯而易見的裂孔。

  當然,這不構成守備的疏失──反正要觸摸這道牆之前,還得先像電影中的諜報人員一樣,穿過這密不透風的槍林彈雨──路德維希也理應當然的做不到。

  可是,那道裂孔令他精神為之一振。

  哥哥是不是也,注意到這微小卻能透過風的縫隙了呢?

 

  有人說,風能夠偷偷的傳遞思念。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這句原本是貶意的俚語現在卻令他不得不認同。

  只要不斷不斷的在心底禱告、祈求,那份思念就會讓風妖精替你在那人枕邊訴說。

  雖然說妖精什麼的都是亞瑟他們家的傳言,可是,路德維希這次選擇相信。

  ──只要不放棄思念,總有一天,心意會傳遞至牆壁的彼端,給他那粗心大意的哥哥知道。

 

  然後,哥哥所回應的訊息會如鷲般猛烈地朝他飛來。

  會囂張的對他說:『本大爺在這種地方依然快樂的跟鳥一樣啦!』

  嗯,哥哥很強的。都和世界進行挑戰還有餘裕的用那忙碌的羽翼守護著自己。

  驕傲的在他面前旋起一陣暴風──即使後來仍然敗陣下來。

 

 

  離開城牆,路德維希回到自己家中。

  說真的,少了那呱啦呱啦的哥哥,房子竟變得太過安靜。

  所能夠代替哥哥存在的,只剩下那冰冷、不會說話且安靜待在盒子內的十字架。

  ──還不足以頂替哥哥的存在吧。

  在心中如此道,即使如此,手依然打開了盒子,將鐵十字取出,而後親吻。

  總有一天會把你奪回來的,基爾伯特。那帶有誓言意味的吻點點的落在金屬鐵片上。

 

  開始了西邊的復興。

  知道再這麼頹廢下去是連自己也會毀滅的,路德維希開始了復興的工作。

  ……可是這也開始了他的胃痛地獄。

  撇去已經忙碌到自顧不暇的本田菊,他還有個拖油瓶菲利西亞諾等著他幫忙。

  不,不止菲利西亞諾,還有他哥哥羅馬諾。

  他完全忘記了要照顧一個就絕對會有另外一個,然後接二連三的會引來更多個。

  總有一天他會胃穿孔的……在替那兄弟倆繫鞋帶的時候,他是真心的這麼想。

 

  遭受空襲和戰爭殘忍的洗禮,滿目瘡痍的街道令人感到慘不忍睹。

  武器和殘酷是人類所帶來的黑色奇蹟。

  可是人類的振作和樂觀卻又是另一種奇蹟,路德維希不得不嘆服人類的兩極。

  不過,也就是這種樂觀,能夠讓他繼續忍耐。

  等待能夠讓哥哥回來就直接飛奔溫暖床鋪而忍耐。

 

  然後,他依舊祈禱。

  將思念任由風帶走,然後穿越牆壁的另一端。

  哥哥會聽見嗎?

 

 

  因公事而不得不外出。

  路德維希再次經過了那道牆。

  那道牆是這塊土地醜陋的傷疤。他不否認,只是這道傷疤仍舊有癒合之處,即便只有一點點。

 

  每日每日的祈求似乎有了回報。

  在取回文件並打算回程的瞬間,窗外吹起一陣微風。

  然後,他聽到了風裡頭似乎有著遠離卻清楚的聲音。

  熟悉囂張的語調,只是之中有著溫暖的關心予思念。

  『笨蛋,擔心本大爺幹什麼,先擔心你自己啦。』

  這麼笑罵著,那熟悉的語調。

  熟悉的身影不在身邊,卻有著熟悉的語調。

  ……是幻覺,還是風真的聽見他的祈求而把哥哥的思念帶回了呢?

 

  「耶?路德,你好像遇到了好事情哦?」

  菲利西亞諾在他回辦公室後疑惑的詢問。

  也是了,最近一直掛著一張嚴肅的臉,他會疑惑也是很正常的。

  「……嗯,是好事。」

  可是,是秘密喔,連菲利都不能說的那種。

 

 

  其實,他曾經迷惘過自己究竟是為了何種理由而誕生在這世界上。

  幼小無知的觀望著世界,同樣的,他也被世界打量著。

  然後,他遇見了哥哥,那個妄想與所有人作對的基爾伯特。

 

  「喔?你就是本大爺的弟弟啊?」

  囂張的蹲下俯視,像是珠寶匠在打量一顆尚未經過琢磨的寶石一般。

  衡量著自己弟弟的價值。

  回望那雙紅得耀眼的瞳,路德維希那時候只有一種被深深吸引住了的感覺。

  沒有恐懼也沒有其他思緒,就只是單純的,被那雙瞳吸引。

  而後,被那男人高高抱起。

  「嘛,有個弟弟也不錯啦,雖然本大爺一個人就能夠征服世界了哈哈哈哈哈!」

 

  開始被那男人教導許多東西──禮儀和常識這種東西,則是親父教給他的──基爾伯特除了對軍事謀略這種東西精通之外,其他方面似乎是個白痴。

  偶爾會拌嘴,更多的是玩鬧般的打架──雖然徒手打架或者近身戰之類的東西他都輸給了基爾伯特──路德維希第一次是認為,這人是單純的想這麼對待他而已。

  沒有目的也沒有其他,就只是把他單純的視作自己的弟弟。

 

 

  「喂喂West,本大爺肚子餓了啦,本大爺要吃香腸,還要喝啤酒!」

  打鬧之後的哀嚎,原本包覆著自己身軀的身體,逐漸的變成勉強掛在他身上。

 

  「West,別太過天真了。」

  之間正式訓練時的劍尖,原本是下指著自己的額頭,轉變成上指著自己的咽喉。

 

  「看起來很冷,本大爺就勉強陪你一起睡,感激本大爺吧!」

  抱著枕頭掛著笑容,都幾歲的人了還像個孩子一樣的跑到他房間吵著要一起睡覺。

  明明天氣就沒多冷。想這麼反駁,卻依舊沉默的讓出個位置給自己哥哥。

  原本能完全包覆著自己的軀體,轉變成依偎在自己懷裡。

 

  「West,抱歉……」

  然後,目送著終於比自己瘦小的身軀。

  站在自己面前,如同做錯事情的孩子一般……

  掛著手銬的左手舉起,握住自己的右手,十指緊扣。

  「沒能……來得及把世界獻給你。」

 

  才要辯駁什麼,基爾伯特卻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上仰的紅瞳直直的盯著自己,一如以往。

  「呐,West,本大爺最重要的東西,都在左邊呢。」

  「無論是手、心臟,還是……你。」

  「……本大爺回來前,不准出事啊。」

  再見。

 

 

  昔日的哥哥現在卻成了被帶走的戰俘。

  然而,那時候與那人緊扣的手掌卻是這麼的溫暖。

  那時候是,現在也是。

  路德維希舉起了右手,手掌中的溫暖到現在依舊存在著。

  「呵,除了心臟,我最重要的東西也都在右邊啊。」

 

  會接你回來的,一定。

  所以,請你等我。

 

 
                                   ──Fin.


Rurutia─玲テノヒラ

 

 

絡めた指の隙間から零れ落ちたのは君の夢
從糾纏的手指間掉落的 是你的夢想

幼すぎて守れる強さを持てなかったのは僿のせい
太過幼稚而沒能有守護的力量  這都是因為我

光の射す瞬間をほら二度と逃さないで
光芒傾射的瞬間 看啊 再也不要錯過

何も怖くない君が望んでいた
什么也不必懼怕 你所渴望的

その止まない思いをもう手放しちゃいけないよ
那永不停止的思念 請再也不要放棄

僿を包んでくれてた君の翼真白な無垢の翼で
用將我包圍的你的羽翼 用那潔白無垢的羽翼

綺麗な羽ばたき見せて
讓我看看你美麗的飛翔姿態

小さな箱にそっとしまう思い出に胸が軋むけど
對小小的箱子中的思念 雖然心中會感到悸動

失う事で掴む強さで孤独なんていつか超えられる
但是通過失去而學會的堅強 孤獨什么的 總有一天會超越

君の声が聞こえるよ離れても確かな声
聽到了你的聲音 遠離卻清楚的聲音

君が愛してくれたあの日から
從你開始愛我的那一天

この儚い世界さえ美しいと思えた
連這虛幻的世界 也顯得如此美麗

さよなら手の平には
再見 在手掌中

消えない温もりと甘くて柔らかな傷踖が残ってる
殘留著永不消逝的溫暖 與甜蜜柔軟的傷痕

ru lala lala ah laila laila lai


光の射す瞬間をほら二度と逃さないで
光芒傾射的瞬間 看啊 再也不要錯過

何も怖くない君が望んでいた
什么也不必懼怕 你所渴望的

その止まない思いをもう手放しちゃいけないよ
那永不停止的思念 請再也不要放棄

僿を包んでくれてた君の翼真白な無垢の翼で
用將我包圍的你的羽翼 用那潔白無垢的羽翼

綺麗な羽ばたき見せて
讓我看看你美麗的飛翔姿態

君が愛してくれたあの日から
從你開始愛我的那一天

この儚い世界さえ美しいと思えた
連這虛幻的世界 也顯得如此美麗

さよなら手の平には
再見 在手掌中

消えない温もりと甘くて柔らかな傷踖が残ってる
殘留著永不消逝的溫暖 與甜蜜柔軟的傷痕

ru lala lala ah laila laila lai

歌詞來源: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6080114048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