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美英】自我中心正義。


  「你這個漢堡笨蛋,事情都不好好想一想再做是怎樣?」

  操著古老口音的純正英語,自己無論怎麼學都學不像的優雅唇形。
  然而痛罵自己的語氣卻是如此激厲,彷彿阿爾弗雷德這個人跟他有什麼不共戴天之仇。
  ──有仇是沒錯,只是他們也曾經是兄弟。

 
  「哈哈哈哈,亞瑟,你還是一樣心胸這麼狹窄呢!」
  總是無謂的大笑然後回應,最好還邊講話的時候邊往自己嘴裡塞個漢堡吸口可樂,把本是同個發源地的語言給弄得粗魯至極。
  然後,回應的言語最好也是風馬牛不相干,把那擁有略粗眉毛的男人氣得半死是最高準則。
  將眼前這男人的感受視作空氣,然後對於他的言語攻擊也得不以為意。
  ──這是他目前因應曾是自己兄長的,最高準則。

 

 
  曾經,他望著亞瑟的背影,然後發現他是如此的強大。
  海上霸權,征服主義;總帶著那抹囂張肆意的笑容在全世界奔走,全世界都是他的東西。
  將世界掌握在手中。如果真要找個形容詞的話,阿爾弗雷德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這個。
  那個時候,自己仍只是一個只能乖乖拉住他衣角的男孩。

 
  『怎麼把自己搞得這麼邋遢……呐,這給你。』
  伴隨著話語遞給自己的,是一件折得整齊的西裝。
  說真的,亞瑟從前常常會給他一些禮物,只是他都不是很喜歡──誰會去喜歡不知是牛津還是牛頓研發的三角函數,又或者是一本大英百科全書──只有這次的,他覺得還不錯。
  衣服嘛,雖然說隆重且不實用了點,好說歹說重要場合還是得穿它的。
  嘴上雖然一如既往的抱怨,但還是有些高興的收下。
  接過西裝,阿爾弗雷德莫名的發現,自己的視線已經逐漸的能與亞瑟平齊。

 
  什麼時候沒有那麼……
  疑惑藏在心底,他沒有也沒想到要去詢問這件事情──也或者是沒必要。
  有時候,言語沒有說出口,反而成了一切的致命傷。

 

 
  然後,是眾所皆知的戰爭,阿爾弗雷德選擇了獨立。
  他莫名的,不想要接受英國的庇護──還是控制──在那瘦小男人的庇蔭下,阿而弗雷德莫名的感到了一種『不應該是這樣』的感受。
  開始去質疑、去挑戰,然而亞瑟卻總只是將他的反常視為青少年的叛逆期。
  不以為意的結果總會造就出令人無法想像的結局。

 
  「為什麼……」
  一瞬間,那總是站於自己前方的男人頹然跪下。
  曾經獨霸海上的驕傲、曾經殖民大半個世界的光榮、曾經是第一個發展出工業的國家……
  曾經,是他心目中的英雄。
  ──如今卻跪坐在他面前,哭泣得如此脆弱。

 
  「為什麼會這樣啦,可惡……」
  從未在他顏面上見過的眼淚一滴滴如斷了線的珍珠般墜落,在地面上應被土壤吸收──然而天卻下雨了,地表吸收不了他的眼淚,轉而變成水與水的交織盪漾。
  心臟也隨著水花激起而後落下。
  曾經是如此的堅強,現在卻……

 
  不曾輸、不會輸、不能輸。這三個光環般的定義曾經被阿爾弗雷德緊緊的套用在亞瑟身上。
  這種奇異的理論常識卻在這時候,被自己親手摧毀得徹徹底底。
  亞瑟敗於自己手下,曾經的英雄曾經的仰慕,全部給自己摧毀得一乾二淨。
  轉而為之的,是想要守護這個男人的,自我中心般的正義。

 

 
  那被現在的自己無視的男人異常火大。
  火大到了連自己的紳士態度都飛得無影無蹤──低俗言語也隨之而出。
  「誰心胸狹窄了你心胸就很寬大嗎,你這個早洩的鄉巴佬!」

 
  「那當然了,因為我是HERO啊!」
  ……喂喂,你不是紳士嗎,怎麼直截了當的說出了早洩這兩個字呢?
  當然,這種感慨他這個英雄也只能夠放在心底。
  在表面上大笑著回應,然而他自己明白其實自己心胸才沒有這麼寬大。
  法蘭西斯開玩笑的調停他們之間並撫摸亞瑟的頭時,自己有多少次幾欲發狂?
  是我的,所以誰都不能碰。這種話,他說不出口。

 
  總而言之,那場會議似乎又在他與亞瑟的拌嘴下落幕。
  同樣的,那場會議什麼結果也沒有──法蘭西斯就像唯恐天下不亂一樣硬是要湊一腳;王耀則是用一副大哥在看孩子般的態度嘆氣,在原本畫好分配敵方國土地圖的黑板上寫下了「中國」這個滿版的大英文後走人;伊凡這個共產主義者則用一副「啊,真好呢。」的態度望著他與亞瑟,然而那種表情下為什麼身後會飛出黑氣,他一概不知。
  五個人在同一間會議室,心情卻似乎是各懷鬼胎。
  他是不奢望其餘三人有多能配合,可是就只有那個人。
  就只有你,我曾經敬愛過的兄長,為什麼你不能放下成見呢?
  ……還是說,你就真的有如雄獅般,將我推下落崖後便再也無視?

 

 
  明白再次召開會議也是一樣的徒勞無功。
  各有各的堅持、各有各的野心,想要他們全部配合自己來行動是不可能的。
  ──雖然自己也搗亂般的在會議上對所有人講出「你們都要掩護我,因為我是英雄啊!」這種無論誰聽起來都感到荒謬的言語。
  然後,視線斜瞥,總會看見那男人頭痛的扶著額,下一秒可能說出辛辣的詞語抨擊自己。
  這是彼此最頻繁最僅存的,交集了嗎?

 
  呐,亞瑟。
  即使我不姓柯克蘭,我還是你的弟弟嗎?
  還是說,我可以更深沉的……守護?
  ──即便那只是出自我,自私且自我中心的正義?

 

 
  即便你嘲笑我的正義是出自於自我中心,
  我依然要做。
  即使你抨擊我的做法是莫名的幼稚可笑,
  我依然會做。
  誰知道是找不到方法還是想不到辦法,總而言之,我會用我的方法守護。
  ──因為,我是英雄嘛。



                             
自我中心正義──Fin.


後記:
   ……我又挖坑了哈哈哈哈哈。
   三篇露普一篇獨普不夠,現在又多了美英。
   我在幹嘛啦!(翻桌)

   亞瑟你這個傲嬌,都是你害的你害的。(牽拖被司康。)
   然後這篇就默默的在網誌裡生存吧,放到巴哈去我就成了坑最多的傢伙了……
   (至於為什麼是坑,因為相應的亞瑟視角會發吧大概。)
   如果各位大人們看得懂十三就不發了這樣O3O//(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