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獨普】越幫越忙,後續之一

  「腫起來了呢。」

  緩慢的道,然後如同貓咪舔牛奶般的舔舐著自家哥哥的手指,一次又一次地。

  被些微燙傷的指早已經對外力觸碰敏感不堪,現在又得遭受舌苔粗糙的觸弄。

  忍著呻吟,基爾伯特奮力的想將自己的手抽回。

  只是,對方的固執和執著,他早應該了解了才對。

 

  ……早應該了解又如何,現在他是傷患、傷患!

  燙傷的傷患就應該要好好的沖脫泡蓋送,風風火火的給他飆去醫院才對。

  那現在這種情況是怎樣?

  想到什麼便直接說出就是他基爾伯特大爺一貫的行事作風,他昨天看到的那部動畫主角常說什麼來著……啊,本大爺向來都是有話直說的,這就是本大爺的忍道!

  「喂,West……別舔了,燙傷不應該是要沖脫泡蓋送嗎?」

 

  完全沒覺得剛才學的那部動畫名言後半句有些詭異,基爾伯特努力的想將拼命纏著自己手指舔的弟弟給推開,不過這種舉動又是一陣徒勞無功。

  該死,都已經快把全身上下的力量使盡了這個肌肉笨蛋還是紋風不動,他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啦?

  明明自己的角色應該是身為從小就替自家弟弟把屎把尿照顧大的哥哥,現在卻絲毫不能理解從小那白白軟軟、似乎雙掌一壓就會啪吱扁掉的小傢伙,現在只要想就可以把自己啪吱一聲的給壓扁了。

  有沒有這麼不公平啊!

 

  「嗯哼,我是正打算替哥哥你沖脫泡蓋送啊。」

  屁。望著路德維希那章充滿著不懷好意和鬼畜的臉,基爾伯特真的很想回這句話。

  你那張臉哪裡寫著要替本大爺沖脫泡蓋送啦你說說看!

  只是對方似乎一進入這種令基爾伯特感到惡寒的狀況後,就連自家兄長的臉色都不理了。

  鬆開纏著基爾伯特的手,將哥哥打橫抱起走進浴室;身為德..志人的優良傳統,他也很盡責的在進浴室前把火爐和水龍頭以及該關的全關了。

 

  「West你在幹嘛?」

  才剛要詢問對方把自己帶來浴室幹嘛,冷水便從噴頭全數噴得他滿身。

  吃了滿口自來水令基爾伯特感到火大,可是對方卻只是緩緩的朝他道。

  「嗯哼,實行第一步驟啊。」

 

  這死小鬼。基爾伯特真的覺得,他有生以來這麼想踹自家弟弟。

  路德維希在沖完冷水後便迅速的實行脫這個步驟,該說是德..志人優良的傳統嗎?他很盡責也很超過的,將自家兄長全身上下都脫得一乾二淨了。

  「喂喂喂給本大爺等一下,West!」

 

  不過就只是手指和腿被燙到而已──其中腿還被長褲覆蓋著,那樣燙到一下根本就算不上燙傷──有必要將全身衣物脫得精光嗎?

  而且你那躍躍欲試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啊?

  等等,West,我是你哥哥,要敬老尊賢、禮讓兄長才是,給本大爺停下啊喂!

  只是,基爾伯特雖然想,但是一直沒機會說出上面那句話。

  因為自家弟弟竟然很情色的,將手指頭按上自己剛被湯汁濺上的腿。

  「不等,我很想實行電視上常教的這五個步驟呢,現在完成了五分之二。」

 

  誰跟你五分之二啊混帳!

  基爾伯特果斷的做出選擇,腳一伸便往對方的腹部踹過去。

  開什麼玩笑,他都已經很可憐的被燙傷了──雖然說會這樣子有一半都是他咎由自取的──要是再被弟弟怎樣的話,那這一天他都可以學耶穌立個受難日啦!

  路德維希避開那一腳後,自家哥哥便趁勢追擊,似乎是打算把自己逼到角落後再奪門而出。

  嘛,別看他這樣子遊刃有餘的對付──其實是玩弄──自家兄長;他晚餐已經沒有著落了,現在要是再讓這隻大兔子跑掉他會很不開心的。

  爲了你弟弟的開心,就只好對不起你囉,親愛的哥哥。

 

  只是基爾伯特不愧是軍事國家出身,拳腳功夫確實比自己現在想像中的厲害許多。

  看來哥哥也不光只是當個宅男而已嘛。路德維希有些吃力的閃過對方往自己肋骨揮來的一拳。

  只不過,哥哥,你忘了地形也是很軍事戰略的一環了哦。

  微笑著向後退,看見自家兄長果然天真的跟上後,再退一步。

  「……嘖,卑鄙!」

 

  基爾伯特悶悶的在路德維希懷裡咒罵。

  是啦,他很笨的踩到擺在地上的肥皂滑倒,現在安穩的降落在這肌肉笨蛋的懷裡了啦。

  他沒有忘記這邊是浴室,可是誰知道這陰險腹黑又狡猾的傢伙會在地上丟個肥皂咧?

  搞得他現在繼續進攻就太小人,想退後卻又退不開。

  ……能落跑就好,誰管他小人不小人。

 

  「哈哈哈哈哈,West,你要擒住本大爺還早了八百年啦!」

  吃痛的放開了基爾伯特,自家兄長即便現在全身赤裸,仍囂張的對他大笑。

  並且趁他反應過來之前,很迅速的奪門而出。

  ……哎哎,這隻狡猾的大兔子。等到被攻擊的下巴沒那麼痛了之後,路德維希搖搖頭,跟著追上那隻不到黃河心不死的狡兔。

 

  聽見自家兄長踩著樓梯咚咚咚跑上去的聲音。哎呀,要跟他玩捉迷藏啊?

  狡兔有三窟,況且他那兄長受過軍事訓練,誰知道他的藏身處會比三窟多上幾倍?

  問題是,他今天吃不到那隻兔子他就不甘心;抓不到那隻兔子他就不叫路德維希!

  秉持著這股想法,路德維希風風火火的衝上二樓。

 

  跑到哪去了呢?

  在腦中思考著基爾伯特可能藏身的地點。天知道他會不會使出障眼法,聽腳步聲是跑到二樓,實際上卻早就已經穿戴整齊自己跑去醫院治療燙傷了?

  不,不會。馬上否決了這種可能性,路德維希明白自家哥哥除了打仗和打網誌是天才以外,其他無論做什麼似乎都是個白痴──這就是所謂的天才和白痴只有一線之差嗎?

  也就是說,他在屋子裡是吧。只要這樣就好辦了。

  絲毫沒有察覺自己的影子露出了惡魔翅膀及尾巴的男人愉快的下樓。

  他並不是要放棄獵兔,而是去準備獵兔的陷阱。

  這麼會跑他就不追,等著他來自投羅網。

 

 

  穿戴整齊後在門邊躲著偷看West,這男人似乎是放棄了和自己玩捉迷藏,一臉無奈的在準備晚餐。

  哦哦,他贏了他贏了耶。愉快的從鼻子噴出兩道氣,只是多疑如基爾伯特還不能確定那傢伙是否真的認輸了──誰知道自己現在這樣出去會不會又被West抓住。

  好歹要等他來叫自己吃飯或者出去之後再來吃晚餐──可以的話他希望West出去。

 

  耐心的等待自家弟弟準備完畢,卸下了圍裙後路德維希接起剛才響起的手機,看了看手錶,嘴裡不知道叨唸著什麼後便進入浴室,迅速洗了個戰鬥澡後還換好西裝,似乎是準備出門的樣子。

  哦哦,要出門了要出門了嗎?

  目送路德維希出來──當然他還沒笨到正大光明的出現在他面前──等到他將前門鎖好並開車出去後,基爾伯特才快樂得像隻鳥一樣蹦出來。

  「哈哈哈,West出去了,本大爺可以安心的吃晚餐囉!」

 

  West鎖前門,那就表示他沒有帶後門的鑰匙了?

  後門鑰匙還安然無恙的在自己那邊是吧?

  廚房為一小間,後門一開便會直通廚房,而前門到廚房還要再打開一扇門才可以進入。

  爲了怕兩人哪一天其中一個糊塗忘記帶鑰匙──這種情況都是基爾伯特比較多就是了──兄弟兩人便一人保管一支,分別是前門與後門。

  對於自己小燙傷絲毫不感在意,基爾伯特現在只是小心翼翼的將進入廚房的門鎖好,然後愉快的順便將後門鎖上,接著對桌上的晚餐垂涎。

  折騰了這麼久,他真的快餓死了!

  他要一個人享用晚餐,一個人!

  一個人真快樂!

 

  才剛掀起蓋子,望著豐盛的晚餐,基爾伯特卻只有一絲寂寞感。

  原本現在應該享受著逃脫成功的豐美果實並愉快享用晚餐的。可是這麼多的晚餐,卻只有他一個人吃而已嗎?

  ──好寂寞。

 

  「……搞什麼,West今天一整天都應該在家才對啊。」

  拿起叉子戳著無辜的馬鈴薯,彷彿要將馬鈴薯戳爛一般;基爾伯特只是重複這舉動,沒有任何要吃的意願。

  剛才打電話給West的是小義吧?

  果然接到電話就義不容辭的出門去了呢。

  有了小義就不理哥哥了嗎?你這個現實的肌肉笨蛋!

  笨蛋、笨蛋、大笨蛋!煮這麼多誰吃得下啦?

  本大爺有說你可以出去的嗎,你這個笨蛋……

 

 

  然而,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的基爾伯特大爺萬萬沒想到,這一切都是圈套。

  正當他戳著已經爛到不能再爛的馬鈴薯的時候,後門卻喀嚓一聲的,打開了。

  順著聲音起源望過去,基爾伯特只是不能置信的開口。

  「West?」

 

  自家弟弟穿著西裝,又露出了那不懷好意的笑容。

  等等,情況不妙,難道說……

  自家弟弟穿著筆挺的西裝,逼近自家哥哥。

  「嗯哼,多虧基爾沒有拿走放在浴室的後門鑰匙呢。」

 

  ……他忘記拿了嗎?

  所以說West出去只是個幌子,其實是要讓自己自投羅網?

  他廚房的門都已經反鎖了,不可能出得去的啦哈哈哈哈哈……

 

  望著已經化成一頭禽獸的路德維希,基爾伯特當下只有這種想法。

  真的,完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