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獨普】越幫越忙(猶豫要不要打後續w)

  路德維希現在滿臉黑線的盯著眼前的男人。

  銀白髮色、赤紅雙瞳,這男人是他的哥哥,基爾伯特。

  而令他黑線的理由是,這傢伙竟然破天荒的說要幫忙準備晚餐。

  而且動用了哀求的語氣。

 

  「呐吶,West,好不好啦?」

  哀求看著自己的那張臉剛好呈現仰角四十五度,是該死的誘惑絕佳位置。

  當然不好……這句話他莫名的,突然講不出口。

 

  在一旁將上午買回來的豬腳解凍,路德維希完全不曉得今天他老哥接錯了哪根神經。

  平常只會在沙發上側躺著看無聊的電視節目、真的沒事就啃啃骨頭……錯了,是沒事就在電腦前拼命更新他的網誌,儼然一副天塌下來本大爺也不會離開電腦的一副跩樣。

  真是的,電腦是有這麼重要就是了吧。總會頭痛的唸個自家兄長兩句螢幕輻射線很強,不要傻傻的在電腦前面給電腦殺眼睛,然後繼續做自己未完成的家事。

  總覺得這哥哥彷彿是個家事製造機,多了他一個後就有天天都做不完的家事。

  這種感慨現在卻被嚇得一乾二淨,清潔溜溜附贈飛到九霄雲外。

  只因為他那哥哥破天荒的開口說偶爾也要幫幫忙。

 

  「基、基爾……你沒、發燒吧?」

  結結巴巴外加完全傻愣住,右手還多餘的摸上對方的額頭,的確沒發燒。

  對方用「你有病啊?」的表情回贈,順便將那才貼上自己額頭的手拍掉。

  沒禮貌,他這哥哥幫忙弟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只是都忘記做而已。

  ……對啦是都忘記做。

 

 

  不是想打攪基爾伯特難得的興致,只是該讓他從何做起?

  湛藍的眸憂慮的瞥向愉快哼著歌的兄長,路德維希只感到前途一片黑暗。

  ……上次基爾主動找自己做家事,安心全部交給他的下場換來的是書房變得七七八八不講,還附贈了一堆不知道該說是陶瓷還是窗戶玻璃的碎片弄得滿地都是。

  原本只要再清掃一下便大功告成的書房被他那親愛的哥哥搞得必須延後一個禮拜才能完工。

  ──雖然那天晚上是有稍微的在書房處罰了他親愛的哥哥一下啦,嗯只有一下。

 

  幫忙的話……端個盤子擺個盤什麼的算幫忙吧。

  決定讓自家兄長做些輕便又不需要幹嘛的小工作,路德維希還是打算所有事情都自己來。

  誰知道他哥哥會不會嫌麻煩就把豬腳剁得粉碎連煮都可以省略;又或者嫌牛肉得小火慢燉所耗費的時間太過長久,乾脆直接拿到瓦斯爐上燒一燒焦掉就算了反正都是牛肉不好這樣。

  等到最後發現能端上桌的菜一樣都沒有時,又會吵得比三歲小孩還大聲,結果到最後苦的還是自己──菜要重買、還得重新煮過一次。

  爲了避免這種人倫慘劇──自己肚子也很餓還得被迫聽到吵雜的聲音這不叫人倫慘劇嗎──發生,路德維希決定,絕對不能讓哥哥碰到除了打不破的盤子和煮好的菜以外的東西。

 

  只是,今日難得心血來潮的基爾伯特似乎不這麼打算。

  一直在自家弟弟一旁活像個背後靈拼命出現不講,還不時的想動擺在一旁待煮的菜。

  即使修養如路德也會抓狂。

  「……基爾,去旁邊站好。」

 

  面對切肉刀對準自己和已經有菜刀硬生生卡在自己旁邊牆壁上的威脅,基爾伯特只能先順從的閉嘴並乖乖的在旁邊玩冰箱門。

  打開、關上,打開、冰箱的冷氣好涼啊……關上。

  打開、冰箱的冷氣怎麼可以這……

  他突然感受到旁邊有一道殺人的視線。

  「基爾。」

 

  啐,不玩、不玩就是了啦。

  可是只能夠站在旁邊看West做菜感覺好無聊。

  難得他想幫忙的說呐。

 

  或許是順應基爾伯特的期待,路德維希把馬鈴薯沙拉先遞給了基爾伯特,示意他放到餐桌上。

  只是,有一就絕對會想要二。

  光只是幫忙端個菜對今日特別有幹勁的基爾伯特來說完全不夠。

  抓抓路德維希的背,在對方回頭後討好的露出了個『放心吧我不會闖禍的』的笑容。

  ……該相信他嗎?路德維希只感覺到胃有點痛。

 

 

  對於這個只要想做就一定會去做──雖然大部分的事情只做到一半──的哥哥,路德維希仍舊是把正在燉牛肉的鍋子位置讓給了自家兄長。

  反正只是看著,應該不會出事情吧。

  這麼安慰自己,路德維希將麵包丟進烤箱,然後轉去冰箱拿出幾條香腸。

  只是,意外總是喜歡在妥協的時候發生。

  或許是路德維希自己沒算好沸騰的時間,也或許是基爾伯特自己不小心離爐子太近;總之,不曉得是鍋蓋先動驚擾了基爾伯特、還是基爾伯特自己翻到了鍋子,牛肉伴隨著湯汁就這麼灑了出來,沸騰的湯淋上了基爾伯特的左手和腿。

 

  「哥!」

  見對方瞇起眼睛冷汗直流的模樣,路德維希只懊惱自己幹嘛沒事妥協自己哥哥讓他去顧火。看吧,出事了吧。

  將哥哥受到燙傷的部位拖去水龍頭底下沖,雖然知道一定有些傷,但看見紅腫的指頭和手掌仍舊令路德維希心臟整個提起然後狠狠摔下。

  當初就該堅持不讓哥哥幫忙才對的。這麼後悔著,自家兄長卻只將他的表情解讀成埋怨。

 

  「……抱、抱歉。」

  輕聲道,用右手揉了揉弟弟的頭,原本被梳理得一絲不茍的髮絲現在被自己弄亂,當事者卻豪不在意,只是皺著眉拉著自己燙傷的左手沖水。

 

  「給你添麻煩了……」

  ……嘛,想幫忙到最後還是給West添麻煩啊。他這哥哥當的真的很失敗。

  原本是想說幫個忙,不僅West能輕鬆點,至少他也不會唸著自己總是在電腦電視前。

  結果現在還不是跟之前一樣,甚至還比先前更麻煩。

  書房滿地的碎片和書籍至少整理就行了,也沒看West有這種表情。

  花給他澆死弟弟也沒說些什麼,只是嘴裡唸個幾句就再去買了,也沒像這樣一言不發。

  ……真的,生氣了嗎?

 

  有些氣弱的望著自家弟弟,基爾伯特只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從天而降。

  ……不對,West好像不是生氣,那是什麼?

  「你也知道你給我添麻煩了啊?」

 

  不是生氣,是比生氣更可怕的東西!

  只是基爾伯特發現得太晚、太後知後覺,以至於錯失了逃跑的最佳時機。

  散亂著前髮的路德維希舉起握著自己左手的手,將它移開冰涼的冷水,改由他自己的舌頭纏上。

  柔軟溫暖的感覺有些舒服……不對,現在不是沉浸在這種感覺的時候!

  基爾伯特暮然回神,對上自家弟弟早已經變得深沉到令他恐懼的藍眼。

  「我不討厭這種麻煩就是了。」

 

  呃,逃不掉了?這是基爾伯特目前還保有清醒意識的最後一個想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