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露普十題】之九,忘卻

  雖然說有些懊惱自己怎麼不跟著路德維希回家,但就整體而言,基爾伯特是不後悔的。

  至少,他還挺成功的守住了兩邊。

  ……只不過West回去要怎麼跟阿爾那群人講明白還是個問題。

  嘖,所以說本大爺還是應該跟他回去講明白再回來嗎?

 

  「……基爾。」

  伊凡吃力的睜開眼睫,小聲且虛弱的呼喚著;至少這舉動成功打斷了基爾伯特的自我厭惡。

  那原本搔著頭的白髮男人轉過頭來,不耐煩且有些暴躁的詢問。

  「幹嘛?」

 

  在托里斯的攙扶下坐起身,伊凡露出了苦笑。

  終究,還是給基爾伯特看到自己這麼沒用且窩囊的樣子了嗎?

  在他面前,自己總是強大且殘忍無比,只是現在……

  讓基爾伯特看見了在別人面前,他伊凡終究是個只有廣大腹地以外便一無是處的人嗎?

 

  ……這徒有身高的小鬼又在想什麼了?

  順著伊凡坐起的高度蹲下身,基爾伯特二話不說馬上用雙手輕輕拍打伊凡的頰。

  「笨──蛋──」

 

  「咦?」

  對這莫名其妙的字句搞得有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伊凡疑惑的瞪著基爾伯特。

  「既然覺得你自己比本大爺弱,那就給本大爺好好休息啦。」

 

  露出了一抹一閃即逝的頑皮笑容,瞬即轉為認真的,雙手托起伊凡的頰。

  被那雙紅瞳如此認真的凝視著,伊凡頭一次感到不自在。

  這份不自在是失血過多還是因悸動所造成的暈眩感,他不知道。

  之前自己凝視著倔強的基爾伯特,最多最多也只覺得那雙不服輸的瞳仁在自己看來是多麼有趣。

  而現在,卻有些顛倒過來了。

  ──他竟然被那男人直盯得感到呼吸困難。

 

  「喂,看本大爺看到呆掉啦?」

  發現伊凡看自己看到失神,基爾伯特惡趣味的用言語挑弄。

  暮然回神的男人紅了臉──雖然看上去依舊很蒼白──迴避基爾伯特的視線。

  嘖!本大爺竟然沒發現這之前強上自己的傢伙看上去這麼好吃!

  暗暗咂了下嘴,不甘心卻不得不承認,自己的下腹湧上一股甘疼感。

  靠,他已經飢不擇食到了連傷患都可以起反應了嗎?

  抑或者,不是他就不至於如此?

  ……但是,他可是那個伊凡.布拉金斯基耶?

 

  那硬撐起的身子越來越癱軟。

  托里斯明白,雖然伊凡先生不願意,可是血液的流失依舊戰勝了精神力。

  只是那孩子般男人的靈魂深處卻吶喊著再多給他一點這種時間。

  他還不願意就此暈厥過去,因為,說不定這是基爾伯特施予給他的溫柔。

  不過,明眼人的看得出來,那不是施予;只是伊凡還看不清楚而已。

 

  『基爾先生。』

  用眼神示意那溫柔撫弄著著伊凡頭髮的男人,基爾伯特也知道伊凡快到極限了,再硬撐下去的失血量就不是「危險」兩個字可以形容的程度。

  然而那固執的高大男人卻依然不肯上擔架回去。

  ……嘛,對付這種人,他基爾伯特似乎也慢慢找到了相對應的方法。

 

  「喂,伊凡。」

  期待的紫晶瞳順著回應望著他,基爾伯特搔搔他的髮。

  「我們玩個遊戲吧。」

  「嗯?」

  無視那總隨侍在伊凡身邊三人的白眼,基爾伯特自顧自的道。

  「白雪公主是給王子吻醒的對吧?」

  見那男人疑惑的點了點頭,基爾伯特扶住他的雙頰,認真又有些無奈的繼續往下說。

  「那麼,我們來做相反的事。」

  「什──」

 

  將一切想說的話全封在彼此的唇中。

  也不知道是誰的舌先試探的舔著對方的唇,然後雙方彼此門戶洞開,相互探索、相繼嬉戲。

  和著鮮血的腥鹹甘甜,還有三人的視線讓悖德感劇增。

  然而彼此卻是吻得如此激烈。

  如初生小貓細心舔著牛奶般,舌尖探過唇瓣的每一處、舐過皓齒的每一側。

  吞嚥不下的唾液乾脆就順著地心引力向下垂直墜落。

 

  然後,吻畢,餘韻卻總是如此的意猶未盡。

  但像是瞭然於心般,伊凡終究乖順的閉上了眼。

  寧靜的順著托里斯等人的扶持上了擔架,至少他知道醒來後,他依然會看見基爾伯特。

  然後,他知道他們可以吻得更加熾烈、毫無防備的……

  吻中想說的話,全可以忘卻一切,毫無顧忌的說出……

  他知道他們都可以的。

  嗯,他知道。

 

 

  目送伊凡和托里斯上救護車火速趕回首都後,萊維斯滿臉通紅的看著基爾伯特。

  爲、為什麼他和伊凡先生可以這麼的令人……害羞?

  像是感受到了萊維斯的視線,基爾伯特斜眼一瞥,正中滿臉通紅且不知所措的萊維斯。

  有趣的俯下身凝視嬌小的萊維斯,基爾伯特不安好心的露出笑容,然後寡廉鮮恥的道。

  「嘛!別擔心別擔心,總有一天你也會和女朋友親的這麼火辣的,還是說……」

  「你才是那個傳說中的女朋友?」

 

  望著帶有囂張笑聲離去的基爾伯特,萊維斯眼框泛淚、滿臉通紅。

  唔唔,說、說什麼嘛!基爾先生不、不也是伊凡先生的女朋友……

  心底是這麼想,可是他沒膽這麼講。

  誰知道這樣講一講他會不會像伊凡一樣明明不會中劍卻硬是被插了一刀,現在火速被送往醫院開刀掛急診;又或者是他搞不好就這麼可憐,被基爾伯特開了一槍正中腦袋,而其實基爾伯特的本意只是想開槍嚇嚇他而已?

  會讓人落得如此悲慘的下場大概也就只有基爾伯特做的出來了。

  所以,就算知道他是伊凡先生的女朋友,也只能放在心底尊重,不能掛在嘴上作口供。

  這是萊維斯今天所學會的,最正確的一件事。

 

 

  搭車回莫..科的途中,基爾伯特一直想忘記他主動去吻伊凡的那件事情。

  即使那只是想哄哄伊凡好讓他上救護車,可是主動就是主動。

  他不難想像伊凡從手術房出來之後會掛著什麼淫穢的笑容。

  ──想到就覺得背脊上湧起一股雞皮疙瘩。

 

  ……可是,即使是哄,吻上去卻完全沒有厭惡感。

  甚至可以說,喜歡。

  可是他是那個伊凡……停。

  大腦的某一側就這麼見義勇為的站出來停止自己的鑽牛角尖。

  你不都明白他在想什麼了嗎?

  你不都知道他幼稚的所作所為是什麼了嗎?

  那幹嘛又要自找死路的去鑽牛角尖?

  只因為他曾經背叛過你,他是那個俄..斯?

  ──哈,別傻了。

 

  就算他現在的國名是那個小少爺背負的奧..利,那又怎樣?

  喜歡這個人就是喜歡這個人,你管他這麼多?

  他喜歡的是這個人,是伊凡.布拉金斯基「這個人」,不是這個國家。

 

  ……好吧,即便之間有過不愉快,那又如何?

  已經是過去式了──至少他基爾伯特大爺是心胸寬大的男子漢,不愉快的事情通通可以化解得跟小鳥一樣愉快。

  如果,真的接受不能的話。

  ──那就選擇遺忘。

  只要忘記了,之間有過什麼又怎樣?

  一切,或許都能夠再從零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