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露普十題】之八,僅剩的世界

 

 

   基爾伯特現在內心可以罵出的髒話大概都可以集結成一本書了。
  這兩個小屁孩現在竟然在別的地方瞞著他基爾伯特大爺打架?
  這麼讚的事怎麼不先跟他說好去拿個爆米花看……呃不,這麼可惡的事情他怎麼能夠允許?
  基於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基爾伯特對托里斯道。
  「車上幫本大爺安排個位置,我也去。」

 

  「……看來哥哥先前說你頑強不是騙我的呢。」
  劍尖指著半跪在地的高大男人,路德維希緩慢的道。
  沒想到自己拿手的戰術用在這男人身上竟然也要耗費這麼久的時間……不過沒關係了,反正只要再一下子,他就有辦法跨越這男人的屍體,去迎接哥哥。
  哥哥待在他這裡應該很難過吧?如此想著,逼近伊凡的劍尖就因憤怒而顫抖。
  先前割讓的交涉時候也是,基爾伯特回來的時候,身上總會多些莫名的傷痕。
  ──而一切的禍源,都是因為這傢伙……

   左手好痛,腹部也是,大概都被戳了個洞還流血了吧?
  伊凡暗忖著現在的情勢,一邊查看自己的體力是否還夠用。
  只是,無論如何,怎麼看都是自己不利呢……
  帶著一抹苦笑,伊凡突然想起了,小時候基爾伯特也曾像這樣,用劍尖指著他。
  然後,附帶過來的是一堆廢話。
  ……那正好是讓自己逆轉的關鍵。只不過啊,路德維希並沒有這麼愚蠢。
  他連問自己遺言都沒有,舉起長劍便準備朝自己斬落。
  已經,沒救了嗎?

   「喂喂喂,給本大爺等一下!」
  閉起眼睛準備接受死亡的那一瞬間,是基爾伯特的喝阻和一聲槍響。
  斬下的劍尖被子彈射偏了一邊,刺入自己的右肩胛骨。
  基爾,拜託你槍法準一點好嗎?要打就帥氣的把劍打飛嘛……
  失去意識並倒地的那一瞬間,伊凡是真心的、完完全全的這麼想。

   「嘖,本大爺真的不太會用這鬼東西。」
  下車並隨手把槍扔回車上,引起了托里斯等三人的哇哇鬼叫。
  「啊啊啊──基爾先生,你的槍保險沒關啊!」
  「子彈射出來啦!萊維斯快趴下!」
  「嗚啊啊啊啊地獄啊啊啊啊──」

  ……嘖,不過就是枚子彈你們三個人在鬧什麼,本大爺帥氣的出場都被你們毀了啦。
  基爾伯特將過錯完全推給那把槍,毫無悔過之意以外還怪罪那三個無辜的人。

   「哥哥……」
  路德維希看見自己的兄長從車上下來,欣慰之餘還附贈了胃痛。
  是說剛才不還是嚴肅又血腥的場面嗎,怎麼哥哥一來之後搞得好像一齣荒誕不堪的鬧劇?

  「West……」
  基爾伯特輕聲回應,然後拾起伊凡身邊的水管,對準路德維希就是一劈!
  「你這笨蛋!」

   「咦咦?」
  反應不過來的路德維希只能錯愕的用劍檔下那根水管。
  ……怎麼回事?現在不應該是親情滿向、哥哥感動之餘大家一起回家的場面嗎?
  為什麼哥哥要打他?
  只見基爾伯特一面有效率的逼退路德維希──其中也包括了他弟弟因錯愕而露出了許多破綻──一邊破口大罵著。

   「你這樣……你這樣胡搞那我當初來這裡的原因是為什麼?」
  基爾伯特的紅瞳因憤怒而顯得更加赤紅;他是又喜又氣的,喜的是因為弟弟不顧條約責任來此,就只是想為了將他奪回去;氣的則是……如果他跟伊凡因此有個閃失怎麼辦?
  他只有一個路德維希,也只有一個伊凡;是啦他很貪心,但是少了哪個都不行!
  一個是自己僅有的弟弟,而另一個……
  是自己僅剩的世界。

   打從他奸詐狡猾的擠入自己的世界並加以竄改後,基爾伯特就覺得自己好像是非得跟著他一起起舞的小丑,一起演出一部滑稽可笑的荒謬喜劇。
  從一開始的不甘願,到現在的甘心耽溺。
  ……親父是有跟上帝告狀說自己太不乖了所以要找個傢伙來治治自己嗎?
  如果是,那他基爾伯特大爺就認了啦!
  不過那傢伙得比自己強上一兆倍他才肯承認。
  然而現在,那個成為自己世界的男人卻脆弱的倒在雪地裡,那三個窩囊廢則手忙腳亂的在治療他嚴重的傷勢,而自己,竟然拿著那家伙的水管教訓自己的弟弟。
  媽的,什麼跟什麼啊!

   鏗的一聲打飛路德維希的劍,基爾伯特將氣全出在自己弟弟的劍上。
  路德維希只是茫然的望著基爾伯特,不發一語。
  他只需要一個答案,為什麼哥哥不願意回來,甚至去幫助伊凡?
  只要有這個答案,他就能毅然決然的選擇回去,抑或,殺了伊凡。

   「……West,回去吧。」
  像是也猜到了自己弟弟的心意,基爾伯特嚴肅的道。
  視線轉移至那現在面色蒼白的男人身上,基爾伯特神情複雜的開口。

  「那傢伙,很討厭。」
  沒有追問說為什麼討厭還要待在他身邊的白目問題,路德維希就只是靜靜的聽著自己的哥哥訴說,訴說出他對這男人所抱持的感情。

  「可是啊,本大爺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開始就覺得這傢伙根本大爺很像。」
  相似的乖戾、相似的彆扭、相似的孤單,以及,相似的強勁。
  因為不想再孤單下去,選擇強勁,選擇併吞。
  即使你是不情願才待在我身邊的也好,至少我不再是一個人。
  ──彼此都有,相似的獨占欲。

   「然後啊,本大爺發現了這個。」
  拿著那只從伊凡房間帶出來的娃娃──在到戰場前基爾伯特猶豫了很久,直到要上車了托里斯不斷的催促,他才不甘願的匆匆帶下這個娃娃──然後,慢慢的拆裝給路德維希看。

  「……你不覺得伊凡這個笨蛋很奸詐嗎?」
  由大而小的排序一一陳列在眾人眼前。
  基爾伯特、伊凡、基爾伯特、伊凡……如此轉變的順序,照理而言,最後一個應該是最迷你的基爾伯特,可是,卻替換成了十字。
  ──基爾伯特最寶貝的十字。

   「被這樣子胡搞,誰離的開他啊……」
  那大孩子一開始的胡攪蠻纏,到現在自己發現的,那人愧於坦然對自己說的細膩之處。
  關於伊凡,一切都慢慢的在基爾伯特的世界寄生、架構。

  「所以本大爺就說了這傢伙根本是個毒嘛……」
  收起娃娃,走近昏迷不醒的伊凡身邊,基爾伯特戳了戳他的頭。
  是啊,明明當初來這裡就是如此的不甘不願,怎麼會到現在他卻覺得離開伊凡彷彿是一件難過的事情?
  這種想溺愛他的心情迅速的侵蝕自己的身軀,然後擴散、放大。
  ──逐漸演變成一種只要沒了伊凡就會渾身不對勁的世界。

 

   路德維希沒漏過基爾伯特望著伊凡的眼神。
  那是自己小時候所看過的眼神。
  ──望著一個孩子,寵溺他的眼神。
  ……是嗎,現在哥哥想注意的,是伊凡啊。
  只是自己還是不太想承認這個令人頭痛的酗酒狂是自己哥哥所關切的人。
  ……這兩個人加起來也許會更令他胃痛也不一定。
  嘛,算了算了,哥哥高興就好。

   對著指揮官做了個手勢,路德維希還挺乾脆就收兵回去。
  畢竟他的軍隊在這邊也打不了持久戰,偏偏伊凡他們家最愛搞的就是持久戰。
  而且還要對上那個麻煩的哥哥,他才不要。
  小倆口要搞曖昧就隨他們去吧,只要哥哥別再偷偷打電報回來哭訴說自己被家暴了就好

                                           (待續)

後記:
   ……終於開始崩壞到走搞笑風格了嗎囧(被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