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露普十題】之七,溫暖的所在


  ……每次都是這樣,既草率又隨便做一做之後把他丟在這裡。
  然後又出其不意的從門口出現,這是那男人不變的定律。
  附帶毫無歉意之感的詢問他要不要吃早餐作為一天的開始。
  今天,一定也是這樣……吧?
  一定是這樣的,只要三秒過後那惱人的傢伙就會出現了啦。
  三秒、兩秒、一秒……
  然而,伊凡並沒有出現。

   「媽的,跑去哪了?」
  焦躁感在一剎那間湧上。
  早就習慣爆粗口的男人抓起旁邊折得整齊的衣服,沉默並且緩慢的解開釦子穿好。
  做完愛替他穿上衣服,在把自己扔回溫暖的床鋪的時候又把自己脫得精光。
  唯一不同點在於有沒有做愛。
  ……靠,想這個幹嘛?暗罵自己一句,基爾伯特將衣物穿戴整齊後卻又猛地倒回床上。
  伊凡昨天在回房的路上是有跟自己講了些什麼,可是很抱歉,他完全不記得。
  ──那應該是他在睡覺抑或是選擇性遺忘。

   總之,不見就是不見了。
  反正絕對是那傢伙沒交代清楚自己要去哪裡啦,絕對。
  習慣性的把過錯全推到別人身上也是身為普.魯.士人的優良傳統。
  抓起湯碗後粗魯舀著湯匙嚥下裡頭的食物。
  不安卻也隨之擴散。

   莫名的,感覺焦躁。
  平時應該出現的傢伙卻沒出現;就好比習慣慢跑的人一日不慢跑,身體就會變得奇怪。
  焦躁的將食物擱置在一旁──他現在竟然沒那個鬼食慾吃東西,換做以前的自己絕對開心到手舞足蹈不說,還會直接把食物一掃而空享受這伊凡不在的假期──不時的盯著門口。
  只是,門就算在下一刻要被基爾伯特給望穿了,也絲毫紋風不動。

  ……不來嗎?那換老子去找你!
  身體總是行動的比腦袋快的銀白髮色男人粗魯的開門,然後將門用砸一般的關上,無視旁邊傭人守衛的詫異眼光,直直的往伊凡的房間走去。
   是,自從被放出來以後,他們倆做愛的次數和頻率幾乎連希.臘.人都快要自嘆不如,可是,兩人終究住在不同的房間。
  如同彼此隱藏許多的秘密一般,自己也需要一個能夠完全展露自我的場所。
  只是,現在管他媽的這麼多,你沒有定時過來就是你不對!
  秉持著這種從前絕對不會有的想法,基爾伯特氣勢囂張的打開了伊凡房間的門。
  ──裡面,沒有人。

   ……去哪了?
  疑惑的東張西望,除去花瓶內的向日葵和掛在衣架上的大衣以外,基爾伯特暮然發現自己竟然完全不認識伊凡的房間──而對方卻對他的房間瞭若指掌,原本要寫給West的信件竟也一封不漏的被搜括出來然後燒掉。
  慢慢踱入這間房,柔軟的大床、簡單的擺設,說實在的這房間真的沒什麼可看之處,甚至可以說這房間貧乏透了。
  正覺得無聊想要出去的時候,基爾伯特的目光卻被擺在床頭櫃上,一隻約一個半手掌大小的俄.羅.斯娃娃給吸引住。
  上面畫著的,正是穿著軍裝的自己。
  有些輕蔑的哼一聲,基爾伯特走近那隻娃娃,苦笑著戳了他的頭一下。
  「……我們都一樣,是這傢伙的娃娃呢。」

   然而,就只是一下,這麼一下,基爾伯特卻發現了不尋常的東西。
  ……這隻俄.羅.斯娃娃裡面的聲音不尋常。
  一般而言,娃娃的體內會再裝著一隻比自己小一些的娃娃,以此類推,直到最裡層最小的那隻娃娃身體才是沒有被剖半挖空過的。
  而這樣子的娃娃應該會有木頭空心的碰撞聲。
  可是裡面,竟然有一聲鐵製品的悶響。

   基於好奇的心理,基爾伯特開始打開那隻娃娃。
  裡面一層不是同樣的圖案,而是畫著笑得很開心的伊凡。
  ……哈,這樣是意味著我包裹著你嗎?
  不理會自己有些低級的想法,基爾伯特繼續打開俄羅斯娃娃往裡層探究。
  第二層的圖樣卻又是自己。
  這是相互,保護?
  搖搖頭,基爾伯特提醒自己別多想,繼續往下開就是了。

   直到第五個娃娃,交替著的都是自己和伊凡,而且年齡也越來越小。
  距離中心的物品也越來越近。
  第六個,是伊凡穿著中世紀衣服的娃娃,只剩下三指這般大小。
  那麼下一個,就是那時候年少待在騎士團的自己了吧?
  如此想著,打開後,基爾伯特卻震驚的瞪大了瞳。
  ──裡面是,自己那時候以為他扔掉了的,鐵之十字架。

 
   冰與雪交織而成的戰場。
  伊凡望著從天而降的雪,突然想起自己對基爾伯特所說過的話。
  『我不喜歡冬將軍,可是我果然還是需要他呢。』
  ……對,他需要冬將軍。
  需要冬將軍,來擊退準備向自己要回哥哥的路德維希。

   基爾伯特不能給。
  這是伊凡現在唯一記得的事情。
  即便自己傷痕累累,也絕對不能將基爾伯特放回去。
  ──因為這樣,所以才要打仗。

   「最後通牒,把哥哥還給我。」
  擁有如海一般深邃的藍眼,路德維希現下用那雙毫無溫度的瞳緊盯著伊凡。
  ……真棒的眼神,看來路德維希這傢伙也有遺傳到日爾曼所驕傲的血統啊。
  伊凡讚賞著路德維希的氣度,但是,即便世界末日到來,他也不打算放掉基爾伯特。
  氣度歸氣度,私心歸私心。
  基爾伯特,不能給。

   「我不要。」
  對方像是早料到了他會這麼說,冷笑一聲,再次抬起頭來眼神中早已無任何暖意。
  倏地,週遭的溫度下降了許多。
  路德維希抽出劍,直指著伊凡,戰爭宣言冷硬的從路德維希的薄唇發出──
  「那麼我就用你的屍體當作紅毯,去把哥哥接回來!」

   戰爭產生時總是如此迅速。
  而情勢卻總是如此不易辨認。
  週遭的士兵都以為,伊凡人高馬大且陰險狡詐,對付路德維希這新銳應該還是佔有優勢。
  誰知道,那梳理出一絲不茍的髮型的男人,出手招招狠辣且迅速。
  ──快得令伊凡措手不及。
  才開打不過幾分鐘,伊凡就不得不用左手檔下路德維希致命的一刀。
  情報兵眼見不妙,對著話筒開始大吼著需求支援。

 

   默默的將俄羅斯娃娃給拼裝回去,基爾伯特最終還是沒有偷偷拿回那十字。
  ……只是,該誠實的對伊凡說知道,還是裝做不曉得呢?
  基爾伯特不明白。
  疲倦的退出伊凡的房間,托里斯、愛德華以及萊維斯這三人卻慌慌張張的疾走而過。

   「你們三個在慌什麼?」
  懶懶的詢問道──其實是想讓自己別再多想──基爾伯特攔下了一臉焦急的托里斯。

   「……伊凡先生需要支援。」
  似乎也沒那個心情去跟基爾伯特瞎耗,托里斯倉卒且迅速的交代事情經過。
  然後,基爾伯特在留著中長棕髮的溫和男人嘴裡,聽到了衝擊性的字句。
  「路德維希向伊凡先生宣戰,地點就在聖.彼.得.堡(現今稱呼為列.寧.格.勒)。」

 

                                         (待續)


後記:
   ……路德開外掛!(不是啦那是閃.電.戰.術!)
   是說後面開始又要噴血了……(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