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露普】誓辭流放(中篇)

  套上許久未見的暗藍色軍裝,手指有些笨拙的扣著紐扣;突然有些不習慣這種久違的束縛感──畢竟伊凡那傢伙爲求方便,在那陰暗房間裡總是不給他一件能蔽體的衣服穿。

  遮蓋到自己左眼的瀏海有些礙事,不過這不影響基爾伯特的好心情。

  因為今天伊凡似乎有種吃錯藥的嫌疑。

 

  撇去突然來到房間擁抱自己這種神經病的舉動不講,至少其他事情──例如說出來放風……怎麼這樣講有點詭異──在今天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管他這麼多,只要再跟那傢伙講一遍自己的名字就好了,這種跳樓大拍賣今天一過不知道什麼時候伊凡的腦子才會再度壞死然後重複一次。

  走出房間,那男人一副就是靠在牆上等候多時的樣子。

  只是稀奇的他並沒有抱怨。

  「走吧。」

  簡短的這麼說了一句,基爾伯特只莫名的覺得自己好像德國狼犬跟著主人出去散步一樣。

 

  像個幼童般亦步亦趨的跟在伊凡後面。

  基爾伯特真的很想抱怨這傢伙究竟想把他帶到哪裡去。

  可是礙於他只有這個嚮導;而且是唯一能夠全程和他說德語的嚮導,因為他本身並沒有想要好好學習俄文的意願。

  原本俄語學到破的只能夠和女人調情個兩句,但也沒女人可以和他調情──伊凡他姐他妹都不是個能夠調情的對象──所以就算了乾脆不學了。

  這下可好了。基爾伯特只能乖乖閉上嘴,任由伊凡把他亂帶到哪裡去。

 

 

  不知為什麼又帶著那男人回到克里姆林宮前。

  伊凡回頭望了望基爾伯特,後者正好奇的東張西望。

  ──像個小孩子一樣。伊凡苦笑,只是他完全忘了,在對方眼中自己也是半斤八兩。

 

  「來這邊……幹嘛?」

  有些不安的疑問句,伊凡只是將手摸上基爾伯特的頭──他自己不知道幹嘛去安撫一個囚犯,後者也用一副「你有病啊?」的表情回敬他──然後自己問了一句八竿子打不著邊的話。

  「要吃冰嗎?」

  「啊?」

 

 

  眼前這男人今天肯定吃錯藥了,基爾伯特撥開伊凡放在自己頭上的手,然後轉為自己用右手去摸了摸那傢伙的額頭──嗯,照這種溫度看來是沒發燒啊?

  這種偏冷的天氣吃冰?基爾伯特不太想相信那令自己慘敗的伊凡可以和眼前的精神病患劃上等號,但很可惜的,這跟那是同一個人沒錯。

  對自己說了句在這裡等會便從眼前走開的男人,基爾伯特望著他的背影也不知該下達什麼評語才好──其實也沒什麼心情替他下評語了。

  爲了轉換心情,基爾伯特向對面的當地美女打了聲招呼順便湊過去聊天──呃,希望他幾年前學的爛俄文還能夠讓他跟美女調情。

 

 

  伊凡現在很想笑。

  他買完冰回來後看見了這副光景。

  那不知名的男人──現在也只能這樣稱呼他──正支支吾吾的對著當地的女孩講話。

  然而,聊天內容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干。

  走上前替男人解圍,女孩們朝自己拋了記媚眼後離開,被救的傢伙現在卻一臉憤慨。

 

  「嘿,你把她們都打發走了那本大爺聊什麼?」

  那男人一臉情場老手才要上陣,女孩們卻被打發光了的模樣;令伊凡覺得眼前的男人像隻不會吃肉卻硬要吃給他看的兔子般,傻得可愛。

 

  「啊啦?你剛剛跟她們聊得天差地遠了,你還不曉得嗎?」

  嘲諷的語氣,果不其然,基爾伯特的臉脹紅,支吾了會,不耐煩的朝他伸手。

 

  「……本、本大爺不過是太久沒用俄語了才這樣,拿來啦!」

  惡聲惡氣的向自己討冰;伊凡卻也不惶多讓的歪了歪頭,邪惡的微笑。

 

  「哦?向別人拿東西應該說聲什麼呢?」

  那男人尷尬的伸著手撇過頭,嘴裡不知道嘟噥著什麼,半晌才轉過來,一臉不情願且小聲的。

  「……謝、謝了。」

 

  只是,不知道該說身為普..士的命運就是應該要這麼乖戾,還是伊凡在遞冰給他的時候故意沒抓穩;總之,那冰就是這麼可惜的掉在地上,散成一小團一小團的了。

  「……」

  真他媽衰到家了。基爾伯特望著地上的冰,然後抬起頭來繼續恬不知恥的和伊凡伸手。

 

  「咦?」

  才舔到一半的冰就被基爾伯特半搶半要的拿走,基本上這種狀況應該是倒過來的才對,只是今天真的很不正常,連基爾伯特也變得愛撒嬌了些。

  囂張的對伊凡講完這句話後,基爾伯特頭也不回的抓著冰閃人。

  「本大爺沒有的你也別想有!」

 

 

  說真的,基爾伯特壓根兒就不明白自己怎麼突然對伊凡撒起嬌來了。

  握著手上的甜筒,這支冰他從剛剛搶過來就連半口都沒吃。

  也不知道是該感謝這國家的怪天氣還是這支冰實在是太有韌性,從拿它到現在它連一點溶化的跡象都沒有。

  才剛下定決心要咬下去的時候,背後卻傳來伊凡的聲音。

  「你走錯了唷,我家在反方向才對。」

  ……本大爺只是想測試你這警衛的警戒心夠不夠而已啦哈哈哈哈哈。

 

  跟在伊凡身後走回去,基爾伯特不明白自己幹嘛還不動手上的冰。

  就這麼握著,既不吃也不丟。

  該說這麼丟掉太可惜了嗎……也不算是。

  反而好像,只要這支冰一不存在了,他跟伊凡之間短暫的平和也隨之溶化。

  莫名的,基爾伯特不太想要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