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露普】相處之道

  明明都已經躲遍宅邸上下了,伊凡卻好像跟自己有心電感應般在下一刻就出現。

  現在唯一沒有躲的就是娜塔莉亞的房間。

  他也不是沒想過躲去外面,只是躲去外面之後那偌大的雪原中自己一身藍的軍裝顯眼的要死,馬上就被伊凡發現了不講;那傢伙還可以像北極熊一樣朝自己衝過來,附贈丟一根該死的笨水管往自己腦袋砸上去──或者往自己身上捅上去──然後來個漂亮的擊倒或插倒。

  再不然就是跑到一半就會被圍巾套住、勒緊、拖回他家去。

  ……他怎麼不乾脆去那奧什麼鬼的五個圈的運動會丟標槍算啦!

  ……他怎麼不乾脆去跟那笨蛋英雄阿爾搶牛仔或者搶西部片的工作算啦!

  基爾伯特火大的把這房間的花瓶往旁邊一丟,漂亮的正中書櫃再來個全倒。

  哼,本大爺的運動細胞果然真不是蓋的。

 

  ……不對啦!現在才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基爾伯特馬上繼續躲在桌底然後思考。

  難不成真的要冒著生命危險躲去娜塔莉亞的房間嗎?

  基爾伯特馬上搖搖頭,他又不是躲到真的連命都不想要了──基本上他躲伊凡的舉動在自己看來就稱之為逃命──怎麼可能去躲娜塔莉亞那也是兄控的女人的房間?

  肯定會被那女人追殺然後被伊凡緊追在後順便聽見他大哭著:「啊啊啊娜塔妳不要過來!基爾快救救我嗚啊啊啊啊──」

  每次被那女人追的時候他最痛恨的就是聽見伊凡的呼救聲。媽的你腦缺啊沒發現那女人是在追殺本大爺不是在追你嗎?明明自己喜歡當個死小鬼屁顛屁顛的跟在本大爺後面,幹嘛還自做多情的以為那女人在追你啊白痴!

  火大的掀翻這房間的桌。基爾伯特從沒想過自己總是過沒幾分鐘──或者幾秒──就被他所說的死小鬼發現的原因;因為基爾伯特總是喜歡在逃跑的時候想東想西,陷入自我厭惡──或者是突然的感到火大──的情緒中之後開始砸旁邊無辜的物品發出聲響以致於總是被伊凡抓到。

  該說這兩人是有類似之處呢,還是其實都是笨蛋?

 

  「這個下午發現基爾第一千六百五十八次了唷──」果然。

  ……你哪來一千六百五十八這種詭異的數字啊?基爾伯特盯著眼前出現的、一張平常就很常見現在又被放大許多倍的討厭笑臉。

  就定義上而言,基爾伯特也沒察覺到他那種逃跑方式就算被發現個兩千次也不誇張。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不對,他比他媽的曹操還可怕!

  他可是那個伊凡啊混帳!

 

  懶的逃跑了,反正再跑也甩不掉那詭異的水管笨蛋。

  撇過頭,不予理會才是對付那黏人精最好的辦法。

  「咦──基爾──」撒嬌的語氣。

  無視無視無視無視無視……

  不能因為自己對年紀小的人特別有愛心就心軟。

  「基──爾──」

  不要理他不要理他不要理他不要理他不要理他……

  房間突然安靜了下來,轉過頭是伊凡泫然欲泣的表情。

  『你都不理我……』紫色的雙瞳正對自己嚴厲指控中。

  嘖,真是的。

 

  「……好啦,幹嘛啦?」

  終究是理會他了……基爾伯特對自己的妥協感到絕望。

  笑臉在伊凡臉上綻開,滿足的笑容;基爾伯特發現自己很該死的竟然也對這笑容感到滿足。

  「基爾有沒有想我?」

  愣住,沉默三秒。

 

  「幹!你是哪時期的粉紅少女啊啊啊啊啊──」

  叫自己將近一個下午就是為了講這句話的話那他也太有毅力了。

  用力搓著不斷從自己皮膚上冒出的雞皮疙瘩,基爾伯特只覺得自己快吐了。

  那個散發出小花的粉紅色泡泡光芒和閃亮亮眼神是怎麼回事?雙手還舉在胸前、拳頭給他很剛好的碰觸到下巴,媽的這粉紅少女姿勢也太專業了吧──

  還給他接個普通少女聽到男友說出傷人話語之後的受傷表情是怎樣啊啊啊──

  『基爾好壞……』對上那雙紫眸,依舊是那該死的嚴厲指控。

  嘖,可惡。

 

  「……好啦,有想啦。」

  絕望了絕望了絕望了啊啊啊──那句話說完的瞬間,基爾伯特只想找個洞跳進去,把自己給掩了埋了再也不要出來了。

  而且他看見伊凡的表情從失望變成喜悅就跟著開心是怎樣?有沒有這麼弟控啊可惡!

  「最喜歡基爾了唷!」

  說著說著伊凡就給他這麼撲了上來。

  「……可惡你下去啦很重耶!」

  但是環繞自己的手臂只有越來越緊的現象,基爾伯特將自己臉脹紅的責任推卸給是因為伊凡太重、太高大的緣故。

 

  「既然基爾都說有想我了……」

  剛剛撲上來的粉紅少女不知在何時成了腹黑抖S大魔王,一股危險的氣息從伊凡身上飄散而出,接下來所吐出的話語更令基爾伯特感到不妙。

  「那,我們來做.愛.做的事情吧★!」

  我去你的混蛋不要突然跳Tone啊啊啊啊啊──基爾伯特聞言,掙扎不斷;而且他故意強調做愛那兩個音節究竟是怎麼回事啊啊啊──

  「咦──基爾不是說有想我嗎?」

  見身下的人完全不願意,伊凡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見狀,基爾伯特只是大吼。

  「他媽的想不代表會想要做愛啊啊啊啊啊──」

 

  然而,伊凡卻露出了空白的表情。

  「……基爾,我沒有說要做愛啊。」

  「混帳你不是說要做愛做的事情嗎?那不是做愛是什麼啊啊啊啊──」

  不要再跟他裝傻了!都已經說的那麼明白是「做愛做的事情」了,那不會是做愛的話會是什麼啊啊啊啊啊啊──

  伊凡認真的搭住了基爾伯特的肩膀,直視他妖紅的雙眼認真的道──

 

  「基爾,我們不都很愛一起去照顧向日葵嗎?」

  「……」

 

  他想錯了啊啊啊啊啊──

  基爾伯特臉差點沒紅成番茄的樣子,該死的安東尼奧肯定會說他現在的臉看起來很好吃……不對啦可惡!重點是他想歪了啊啊啊啊啊──

  正當基爾伯特差點陷入自我厭惡的狀況之時……

 

  「不過,既然基爾都說的這麼明白了,我也只好滿足老婆的慾望……」

  你這可惡的傢伙誰是你老婆了!基爾伯特才想要回嘴,就被伊凡趁著他還沒回過神來時一把被推到床上。

  「我開動了哦★──」

  「……咦?嘎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伊凡算我求你不要­……嗯啊啊……」

 

  翌晨,基爾伯特黑著眼圈扶著酸痛的腰,一臉疲憊的坐在床上。

  比起旁邊皮膚光滑神清氣爽的男人,基爾伯特看上去根本就是慘不忍睹的樣子。

  ……也許在這男人底下做事就是得永遠這個樣子吧?

  永遠的慘不忍睹永遠的腰酸背痛……

 

  「基爾早安★──」

  伊凡撲了上來,差點沒折斷基爾伯特的腰。

  ……West,快來救你老哥回去啊啊啊啊啊──

 

後記:

   上面有和基爾一樣想歪的請舉手w。(被十字架丟)

   『……』可以自行代入自己想要的辭彙w(追殺、輪迴、妥協……之類的詞w)。

   然後如果那房間是烏姐的,還會有段小插曲↓

 

 

  從之前幾日基爾伯特黑著眼圈扶著腰出來娜塔莉亞就覺得很不對勁了。

  今天終於……

  「……娜塔,伊凡跟基爾昨天在我房間裡耶。」

  烏.克.蘭一臉鐵青的向娜塔莉亞訴苦,她今天在那兩人離開之後發現自己的床單上面竟然有詭異黏稠的白色液體。

  這兩個混蛋昨天該不會又在她床上……想著想著,烏.克.蘭便氣憤的拿著床單給娜塔莉亞看。

  娜塔莉亞吃驚的看著滿目瘡痍的床單。

  「這是……」

  「沒錯,就是那個,那樣就算了,竟然也不清,氣死我了!」

  娜塔莉亞奪走那床單,憤怒的到基爾伯特和伊凡所待的辦公室質問。

 

  「你們兩個!」

  她高舉那條慘不忍睹的床單,終於被她抓到證據了吧呵呵呵呵呵呵……

  基爾伯特!今天我要你這破壞我跟哥哥之間感情的傢伙死無葬身之地!

  「說說看為什麼會在姐姐的床上有這個!」

 

  「啊,娜塔,真不好意思。」

  然而伊凡卻先說話了,這讓娜塔莉亞很吃驚。

  「昨天晚上我泡牛奶給基爾喝的時候他在鬧彆扭,一個激動就把牛奶給翻了。」

  「還不是因為你……」

  伊凡歉然的搔搔臉,在基爾伯特說完話之前箭步拿下那條床單,娜塔莉亞臉上頓時一片空白。

 

  烏.克.蘭也在這時候氣沖沖的走進來。

  「你們兩個,那奶粉是我好不容易做好帶回來的耶!這樣就灑了還讓我看見,過分!」

  「……姐姐,那是牛奶?」

  娜塔莉亞感覺自己快虛脫了,她無力的扶著烏.克.蘭詢問。

  「是啊!我昨天趁著工廠剛做出來,想說沒放很久就比較不會散失牛奶的原味就先偷帶回來了,沒想到這兩個笨小子泡了也不好好喝就拿來灑的滿床都是!」

  ……所以一切是她想歪?扶著腦袋,娜塔莉亞指感覺自己頭好暈。

  「我先去睡了……」

  「咦咦?妳不幫我教訓這兩個笨小子嗎?」

  「娜塔晚安──」

  「……真稀奇魔女竟然沒有要打本大爺呐。」

  她肯定是累了才會以為那床單竟然是那兩人……後的痕跡。

  算了算了先去睡了吧……

 

 

 

後記之二:

     ……有和娜塔一樣想歪的請再舉一次手讓十三看看w(被拖去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