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之所。(網誌半關閉

關於部落格
腐渣之十三,拯救前請三思謝謝。

目前正在當學測戰士。

  • 45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露普】墳雪,序(應該是啦)

 墳雪

 

  『我伸出手,握住;得到的,是不復燃燒的你。』

  『──吶,基爾,即使如此,你仍愛我嗎?』

 

  雪景總是美得令人如此嚮往;卻也凍得令人感到窒息。

  如果說,基爾伯特的狂妄是能夠焚燒一切的烈焰;那麼,伊凡的殘酷便是能夠凍結一切的雪。

  然而,雪總是以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往下墜落。

  即使下方是即將溶解它的火焰,它仍然奮勇直前。

 

  對那銀灰髮色男子的印象強烈到了一種足以侵蝕一切神志的地步。

  一開始是憎恨,然後是在意,接下來,卻演變成了在乎。

  想得到他的念頭與日俱增,那名擁有著囂張氣焰的男子……

 

  十....征,那徒是浪費人力、物力以及時間的一場戰役。

  伊凡嗤笑那些軍人們的妄想和不自量力;本來嘛,戰爭就是一種愚蠢且可笑的最終手段,敗方悽慘,勝方卻也不見得能就此歡欣鼓舞。

  ──比起戰爭,他還比較傾向於漁翁得利這種做法。

 

  然而,他卻在那場戰爭裡頭發現了意外。

  赤焰般的眼瞳,銀白如積雪的短髮隨著狂風而飄曳──以及,最令他無法忘懷的,那意氣風發的囂張笑容。

  說實在的,伊凡在那時候,僅認為那傢伙是個殘忍的殺人魔。

  能夠毫不猶豫且乾淨俐落的砍下敵人的頭顱,然後,再舔著劍鋒上的血往前衝,好似那些鮮血就是他的能量來源;而自己週遭的同伴一個接一個的,死在那傢伙的劍底下。

 

  『卑微的斯..夫人,皈依基督教吧,邪道只會令你們得到這種下場而已。』

 

  他的劍鋒指著自己,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然而,自己卻沒有和他人一樣,頭顱隨著劍的揮砍而和身體分離。

  只有警告,帶著輕視意味的警告。

  ……這算什麼?

 

  這種放過他的舉動令伊凡備感不解且惱怒。

  但是時間才不會就這樣乖乖的靜止不前;戰役的傷亡過後,是彼此的成長。

  成長,總是會迅速的改變一個人。

  伊凡冷眼旁觀基爾伯特的壯大和侵略,甚至適時的給予他阻撓或幫助。

  ──彷彿先前那慘烈的東.征從來都沒發生過。

  基爾伯特的強,和羅德里希的反目成仇,原本和法蘭西斯的友誼破碎,路德維希的誕生。

  一切的一切就這麼隨著時間流逝著,時間總會發生一切,然後填平所發生的一切。

  而他,伊凡.布拉金斯基,始終只是冷眼旁觀。

  或許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等。

  ──等基爾伯特因太過強太而敗亡的那一瞬間。

 

  然而,在基爾伯特真的輸掉的那一瞬間,他卻不在。

  國家內的動盪不安以及起義事件不斷,他不得不退出了一...戰。

  比起輸掉的基爾伯特,他現在更應該做的,是讓自己國家的人民幸福。

  人生下來便一無所有,那麼,把大家都變成一樣的、平等的就好了,對嗎?

 

  政治穩定後,是吸收國家,想要強大便需要人,和自己有同樣想法的人。

  娜塔莉亞也在此時一起參與他的野心,雖然這個妹妹一直不斷叨念著『哥哥和我合體吧!』令伊凡有些煩惱,但總歸來講,多一個人總是好的。

  然後,是托里斯、愛德華以及萊維斯。

  即使他真的覺得人是越多越好,卻依然感受不到滿足。

  無論是過分狂熱的娜塔莉亞還是那兢兢業業的三人,都令伊凡感到厭倦。

  厭倦到他覺得,好冷。

 

 

  『……只要能夠守住West,我就願意做。』

 

  當伊凡終於得到基爾伯特以及他的領土、人民後,基爾伯特卻只對他這麼說。

  只要能夠不傷害路德維希,那他什麼都願意做。

  ……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弱?紫晶色的眼眸打量著基爾伯特,伊凡這時候才察覺到,即使外表如昔,基爾伯特仍然出現了弱點──他的弟弟。

  那強盛且狂妄的基爾伯特到哪裡去了?沉默的陪同基爾伯特回到自己這兒,伊凡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現在的基爾伯特和小時候的他早已大相逕庭,有了顧忌,人就會變得如此脆弱。

  那麼,自己就替他解開那個枷鎖吧?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